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泽芜君,江宗主是喜脉!(中篇)

*副标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非典型ABO
*看点:(江宗主:悔婚还来得及吗?!)
*前文:前文:奉子成婚(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中篇)、蜜月旅行(下篇)

 
   正文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纷纷绵绵千丝万缕交织着。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三月雨,淅淅沥沥地自鸦青色的苍穹倾洒而下,滋润大地上复苏的万物,一派生机盎然。姑苏蓝氏仙府位于山中,清晨起了雾,白茫茫一片,放眼望去,真可谓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山里的桃花,在微风细雨种轻轻颤抖,如同风雨中漂泊的红尘娇人,格外惹人怜爱。可江澄对此无感,再美的雨景,再娇俏的花,都敌不过他的困意。

春季渴睡,天气回暖人易困,所以需要充足的睡眠,可云深不知处的作息时间让他无法适应,卯时起,亥时息。蓝曦澄虽表示江澄近日乏累,可以多睡,可不知处所有子弟全都起了,或是到校场修行,或是上课识家训,江澄倒是想赖床,但凡有一个人是偷懒的,江澄绝对好意思躺着继续深眠,可就连平时最能闹的蓝景仪,都乖乖地跟着大队伍按时起床,修行,夜猎,读书。

作为蓝氏主母,第二掌家人,怎么能落后于小辈,自个儿偷懒?江澄不是魏婴,随性洒脱惯了,规矩什么的完全不放眼里。说白了,江澄要脸。

可实在是困得慌。

从起床的那一刻起,江澄就在期待亥时。可一到亥时,却又精神抖擞,夜猎和处理宗务一经手就停不下来。

睡的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一连几日都如此。

到用膳时间,江澄心里又颇有抱怨,清汤寡水清茶淡粥一桌子的素食,荤腥不沾。完全不起什么食欲。云梦膳食偏荤腥辛辣,可姑苏的吃食确实偏甜和清淡,胃口全无。

江澄对此心里有些抱怨,可也还是暗暗接受这样的作息和饮食,毕竟,这个是能去慢慢适应的,他没那么娇气,又不是刚入门娇滴滴的小媳妇儿,七尺男儿,这点困难都不能克服,谈什么家主。这么想着,心里多少也有点慰藉。

江澄现在正坐在藤椅上,百无聊赖地捧着一本名为《雅正集》的家训阅读,读了不到一刻钟,又开始犯困,几千条家规,密密麻麻的文字看的他眼皮都要撑不起来了。真麻烦,江澄总结蓝氏家规,一言以蔽之:勿学魏婴。

想来蓝启仁确实是有够讨厌魏无羡那家伙,可换个角度考虑,江澄开始埋怨起魏无羡来,要是没有他,蓝氏家规就不会多加那么多规矩。现在让江澄细细研读,令他头晕脑胀,人一犯困,记忆力就会衰退,所以江澄就是看了就忘。

实在无趣得很。

若是其它时候,江澄大可借口去修行,到校场溜达溜达,或者外出夜猎平息祸乱。也不至于这样闲得发慌。

问题就在于他的脚,脚底生了血泡,不便走动。原因便是昨日族里老人召集家族子弟来围观“共苦”仪式。

所谓“共苦”仪式,是蓝氏的一种风俗,道侣结亲七日后,必须举行“共苦”仪式,寓意余下半生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执手白头。双人光脚,沿着山里的溪流,踩着石子直至水穷处。待礼毕,江澄的双脚早就血肉模糊。夜里,伤口疼痛难忍,就算蓝家又再好的灵丹妙药,伤口也不可能立马就恢复。

蓝曦臣的双脚当时也好不到哪儿去,可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恢复得比江澄要快,这会儿已经能走能跳,完全不成问题。

“晚吟,可是有哪一处不解?”蓝曦臣信步走来,到江澄身边坐下,给他披上外衣,闻声道,“披上,小心着凉。”

“这些家训不都是重复的么?一个意思。一笔带过不就行了,还罗列那么多遍。”

“这个……确实也是,那依晚吟看,这个要如何改?”蓝曦臣俯下身,将江澄裹着纱布的双脚捂进怀里,俗话说寒从脚起,他担心江澄受凉。

“喂!作甚,放下来,让人看到成何体统,你这个宗主还要不要脸了?”江澄被这个举动一惊,想要挣脱掉。

“晚吟是我的道侣,被人看到又如何?”蓝曦臣看着那双脚,心疼得不得了。他也想过要免去这些规矩,可他毕竟是一宗之主,总不能不以身作则,何况家族长老都在旁,如不照做,他日他们必定会对江澄有其他异样的看法,蓝氏主母怎这一点苦都受不住云云。即使江澄没一句怨言,可他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

“晚吟可是觉得委屈?”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江澄一愣,委屈?突然对这个词有些不解。要说委屈,他失去双亲的时候难道不委屈?独自一人重建江氏的时候难道不委屈?和兄弟分道扬镳断绝关系的时候难道不委屈?

所以谈论委屈二字,有何意义?现在虽然有些不称心,抱怨归抱怨,江澄却从未认定,蓝曦臣是会给他带来委屈的存在。

与过往种种相比,现下要庆幸的多。至少不再是一个人。

“哼,你还知道,我都多少天没吃肉了?天天白菜豆腐你当是喂鸡呢!”心里想的和口头说的南辕北辙。

“你受苦了,我已经吩咐厨房,晚上给你炖鸡汤。以后每天都会给晚吟煲汤的。”

“你们家不是很少吃肉吗?为何我一来,你们规矩就不要了?”听到这个,江澄眼睛一亮,鸡汤?!吃肉?!大大的好事啊!心下不由的一喜,刚想说句软话,下一刻就被蓝曦臣给噎住了。

蓝曦臣靠近了些,伸手就要揉江澄的腹部“叔父说,安胎要紧,多些油水,营养更足,将来孩子会比较健康呢,叔父还特意备了……”

“滚——”

一提起这个,江澄怒气就上来。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江澄是仙门世家十年一遇的地坤,千百天乾都渴望得到的地坤。可心高气傲的江宗主一个都瞧不上眼,论相貌,他排世家第五,论武力值,又有几个匹敌?论家世背景,云梦江氏乃四大家族之一。故上门提亲的天乾,轻则被江宗主劈头盖脸臭骂一顿嘲讽一番扫地出门,重则打断腿扔出莲花坞。
  

  
却偏偏栽在蓝曦臣手里。
  
  

也罢,有时候江澄会想,蓝曦臣,论相貌,世家第一。论武力值,修为在他之上。论家世背景,姑苏蓝氏百年来名声在外受世人敬仰。

  
栽了也不亏。
  
  
可当蓝曦臣向他提起嫁娶问题时,他一口回绝了。为什么?
因为他放不下一手重建的云梦江氏。
因为他不能确定蓝曦臣是不是只想要个地坤而不是他江澄。
因为怕,怕所有温情和陪伴都是一场荒唐大梦。
  

  
可那个时候,山顶的温泉,不知名的花香,回旋在耳际的水滴声,两具赤luo贴缠绵在一起的躯体,身体里的灼热,身上人的喘息……
  
  

那个画面,江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刻的惶恐不安,狂乱不已,欢愉满足……五味杂陈不能思考。
  
  

却也是心甘情愿被蓝曦臣标记了。
  
  

“泽芜君,江宗主是喜脉!”

  
那时路过的一座小镇,当地一位医者的一句话,便起了决定作用。
  
  
  
他嫁给蓝曦臣,做姑苏蓝氏主母。
  
  

夜色渐浓,山中天黑得早。窗外竹影摇曳,屋内点起灯,烛火莹莹。蓝曦臣打了一木盆的热水,替江澄小心翼翼地解开纱布。
  

  
“我自己可以洗,又不是缺胳膊断腿。”江澄面上羞涩,目下无让人,可还是觉得不妥。
  

  
大名鼎鼎的泽芜君给老婆洗脚,传出去还以为是老婆奴呢!咦?为什么说是老婆?!
  

  
“我乐意给晚吟洗脚”
一句话倒让江澄哑口无言。
  
  
“晚吟,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不过是洗脚罢了,就算让我豁出命去,我也——”
  
  
话未说完,便被柔软而温暖的唇给堵住。
  
  
江澄……吻了他!
晚吟主动吻了他!
  
  
蓝曦臣惊得瞪大明眸,唇上的触感,爱人的气息,似乎都往他心脏重重一击,乱跳不止。这冲击,似乎让他快要晕厥。又惊又喜,整颗心慌乱又充满甜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今日终于等到,不枉苦等多年,苦尽甘来之时,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咒谁呢?江澄本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可还未组织好语言,身体就率先行动,不受控制。
  
  
“傻了?”感觉到身边人一动不动,江澄诧异,这人被自己亲傻了?!
  

  
“晚、晚吟,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蓝曦臣此刻惊喜过头,一下子得意忘形,伸手就去解江澄的衣带。不料江澄提腿就是一脚。
  
  
“滚!”
  
  

江澄有时候甚感无奈,比如人前光风霁月的正人君子泽芜君,在他面前却频频犯傻,像个狗腿子在他身边转悠,做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
  
  
可是再脑残,江宗主也得受着,谁叫他就这样摊上了呢?
  
  

《雅正集》还未读完,江澄双脚便痊愈了,不得不承认,姑苏蓝氏炼的药就是有效,怪不得常有平民百姓上山求药呢。
  
  
能走能跳,江澄心情大好,就算早起也无怨言,欣然接受。春雨在昨夜就停了,如今天光破云,残留的雨露顺着竹叶滴下,飞虫也开始热闹起来。

  
不提“安胎”二字,江澄对于蓝启仁安排的膳食还是颇为满意的。老顽固也有开明的一面。今后好好相处不在话下。
  
  
这一天江澄没闲着,到校场监督小辈们习武,不苟言笑的模样着实镇住这些小鬼。江宗主可是非常严厉的,拿出我云梦的气势,让所有人都知道,云梦江氏不比你们蓝家差!
  
  
腰好腿好,吃好睡好,白日里带小辈们习武,天黑了夜猎。这样的日子,对江澄来说,算得上满意。
  
  

可事情并不如他所愿,晚膳过后,江澄便回了房换好衣服,蓝家的广袖长衫穿着就是不舒服,怪麻烦的。换了自己的箭袖轻袍,顿时英姿飒爽。
  
  

刚要出门,却被蓝启仁截住。
  

不知轻重。
任性妄为。
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蓝家的骨肉考虑。
一个个都不让人声音,上辈子欠你们的!
夜猎?多危险!出了意外谁担着?你们自己皮糙肉厚,肚子里的小东西也能你们一样吗?
给我老实待着。
……
  
  

所以,江澄被禁足。为此,叔父篮启仁还给江澄立了规矩。
不可疾行。
不可饮酒。
不可动武。
不可外出夜猎。
不可同床!
  
  
不可同床?!
  
叔父:你们要是把持不住有个万一伤着孩子你们担得起吗?!
  
  
人生无望……生活惨淡……我要悔婚!
  
  

正当发愁的时候,蓝曦臣鬼鬼祟祟地背着一木箱行李,把他拉到墙角。
  
  
“晚吟,我们私奔吧!”
  
  
待续……
  
  ————————————————————
  
注:蜜月旅行会发生点什么呢~
  
  
  这一章是不是很甜?!甜就给我评论呀!不评论我下章就发刀子了(你敢!
  

评论(80)
热度(780)

© 呦呦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