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一别经年。

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泽芜君,江宗主是喜脉!(下篇)

*副标题:蜜月旅行
*非典型ABO,伪原著向
*看点:就是二人私奔后游山玩水游戏人间的趣事
*全文:奉子成婚(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中篇)、蜜月旅行(下篇)
*下篇并非完结篇
正文

红尘做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当》
  
春露滴落的那一瞬间,带起了一轮骄阳,骄阳的光泽给世间万物渡上一层金色,燃燃不息,普照大地。山路重重而崎岖,马蹄踏过春泥,哒哒声在幽静的山谷里飘渺回荡。
  
  

牧童起的甚早,这会儿已经骑着牛在山中玩耍,摘下一片绿叶吹奏不知名的乡间调子来,衣裳被微露沾湿了一大块,却也毫无在意,游走与山间看初升骄阳,看微露点滴,看枯枝绿叶,看白雾苍茫,好不恣意盎然,自由自在。
  
  

蓝曦臣驾着马车与牧童擦肩而过,心下不由得羡慕,如与晚吟二人能够此生携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拥而眠,仅仅是这样简单平凡的日子,也是求不得的。出身、肩上的责任与承诺,都早已经注定了此生的方向。
  

  
有时候蓝曦臣也会想,若两人只是平凡人,无显赫身世,不通武艺,远离腥风血雨恩恩怨怨,每一天早起放牛,插秧种地,偶尔也会因为今晚吃什么这种问题而争执,小吵小闹地过一辈子,平平无奇,却也顺心自在。
  
  
马车里有了动静,是江澄醒了。一路颠簸,他却意外的睡得安稳,这会儿才醒来。江澄掀开车帘,一束光映在身上,暖洋洋的,他微微眯着有些不适应光亮的双眼,哑着声音道,“何时了?怎么不叫醒我?”
  
  
“还早,本想一会儿到时雨镇再唤醒晚吟呢。”蓝曦臣只觉得他这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有些可爱,想调笑一番,不过想来,江澄起床气重,还是作罢。
  
  
“我不是说了夜里叫醒我,换我赶马车吗?”江澄皱着眉,语气带着些许责备。一夜露宿,虽然春季回暖,可夜里总是凉的,真当自己是铁人?生病了还不是我要照顾你!
  
  
“一会儿到镇上,晚吟想吃着什么?我听魏公子提过,时雨镇的桂花酥是特产,很美味。”见他又要纠结这个事情,蓝曦臣赶忙引开话题。
  
  
江澄不答,注意力全在蓝曦臣被冻的有些微红的双手之上。皱着眉在他身旁坐下,抓起对方的手,塞对自己的衣襟里想给他捂暖。
  
蓝曦臣一愣,随即笑了,仰头去吻那人皱着的眉心。“谢谢夫人。”
  
  
此话一出口,蓝曦臣就后悔了,因为下一秒他就被江澄龇着牙面露凶光,一脚踹下马车。
  
蓝曦臣并不气,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自家夫人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叔父果然说的没错,处于孕期的人,脾气有时是会很差,易躁易怒,看来要慎言慎行呢。
  
  

二人很快便到了镇上,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人声鼎沸,拥挤得很。放眼望去各色吃食,胭脂水粉,面具玩偶,当真是琳琅满目。赶上了时雨镇的“闹春节”。白日就已经这般热闹,入夜定是更加热腾。

  
在客栈驻足,拴好马。
  
  
“小二哥,麻烦你一间上房。”蓝曦臣取出钱袋,递给小二。小二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顿时明白,答道,“得嘞,这就给仙家安排!”
  
  
江澄被他看的有些尴尬,甩出一锭银子,不满道,“两间!”
  
  
“哎哟实在对不住客官,近日是镇上的闹春节,不少外来客,今儿的空房就一间了。”
  
  
“那我换家客栈。”江澄拔腿就要走,小二急忙拦住,“客官且慢,我敢跟您打包票,镇上10家客栈,可就只有我们这儿还有房了,您这一走,别人可就抢先了。”
  
  
想想也是,出街一走,人流量还是很大的。罢了,妥协。可为何蓝曦臣是“仙家”,他就是“客官”?江宗主不服,最看不惯你们这些看人只看表面的凡夫俗子。虽然蓝曦臣长的确实是有些耐看,衣裳也是一尘不染白衣似雪,面相也是谦和有礼温润如玉。
  
  
可江澄也不输于他蓝曦臣!看江宗主箭袖轻袍,英姿飒爽,仪表堂堂。看江宗主目光沉灼,一脸正气,体态不凡,满脸都写着「大侠」二字!哪里比不上他了!一个店小二居然搞区别对待!
  
  
江澄冷着目光扫了店小二一眼,哼了声,大步转身就上楼。小二收到那一记锐利的眼刀,随即抖了抖,“仙、仙家,那位客官怎么了……”
  
蓝曦臣看破了江澄的小心思,嫣然一笑,夫人真是越发有趣了,对小二道,“下次记得唤他「江大侠」”
  
  
  
  
人约黄昏后。落日下山头不见踪迹,暮色降临,那弯月便从篱笆爬起。时雨镇此时是热闹的开始,华灯初上,与皎洁的月光交相辉映。亮起的街市,锣鼓喧天,舞龙舞狮,炮竹声响彻云霄,热闹非凡。
  
留下几个铜板,从阿婆手中接过热乎乎的栗子,蓝曦臣递给江澄,“晚吟尝尝?小二哥说这婆婆炒的栗子好吃。”
  
  
所以你排了许久的队就为了买这几个栗子!江澄瞬间无言,瞟了一眼,“不吃!”
  
  
  
“阿爹,真好吃真好吃,五儿要吃光光,不留给哥哥。”孩童欢欢喜喜捧着男人剥好的栗子,不停地往嘴里塞。
  
“慢点吃,咱不告诉哥哥,给小五儿偷偷吃光,好不好?”男人把孩童抱起来骑在肩上,一大一小有说有笑没入人群中。
  
  
这一幕映入江澄眼里,心中便涌起了无法诉说的凉意。父亲从来不和他玩闹,从来不让他骑在肩上,从来不给他剥栗子……
  
但是父亲夸赞魏无羡,把魏无羡抱在怀里,给魏无羡夹菜……
  
什么都没有,父亲从始至终,从未给他过温情。
  
  
心和眼是相连的,心里泛酸,双目也受之影响。江澄想逃离喧嚣的人群,往寂静无声之处隐去。却被蓝曦臣拉住,江澄要甩开之时,手中被塞入一纸袋。从背后传来温润的嗓音,“都剥好了,全给晚吟吃光光,好不好?”
  
  
身体瞬间僵直,江澄直愣在原地。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水雾随即隐去,转身抱住身后之人。
  
  
月光之下,莹莹灯火,拉长了二人相拥的影。
  
  
谢谢你,蓝曦臣。
还有,我爱你。
  
  
不再是月下独自剥莲蓬的小孩,不再是奔波忙碌一人支撑整个云梦江氏的家主,我是拥有伴侣并且被守护着的……蓝氏主母。
  
  
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顺着人群往河畔走去,从小贩手中买了两盏花灯。河畔围满了朴实的村民,他们有些并不识字,托秀才写好愿望,折好纸条放入花灯里,希望河神保佑一年里风调雨顺。
  
  
无数花灯飘荡在湖面,随随波逐流,人们虔诚祈愿。
  
  
“晚吟,写些什么祝福呢?”
  
江澄就知道那个人会问,便丢下他走到一边,写一个字就回头看一下那个人有没有偷看。这副模样逗笑了蓝曦臣。
  
  
两盏花灯顺着水流荡去,载着他们心中的祝愿,去往人们目下不及之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二人共同的心愿,可我们江宗主啊,就是羞于启齿呢。
  
  
时雨镇的街市很大,繁荣昌盛谈不上,却也是富足的,百姓安居乐业,过节甚是热闹欢愉。
  
“画像嘞~画像嘞,十文画像——”
  
寻着小童的叫声走去,确实是有书生画像。“仙家可是要画相?不像不要钱!”
  
  
“晚吟,要不要画张像?我看这位画师,倒是画的不错?”
  
  
“比起你的画技差远了,快走!”
  
  
“可我想跟晚吟一起留个画像呢,晚吟可是不愿?”
  
  
江澄本想拒绝,你屋里不是收藏着我很多幅画像?可是看到那人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忍,只好作罢。“那就快点”
  
  
蓝曦臣一喜,趁江澄还未改变主意,忙对画师道,“麻烦您,将我们二人同框作画。”
  
  
一刻钟之后,终于画好了,画师拿起画像,满意地点点头,并非对自己画技的肯定,而是画中白衣人气质非凡,宛如嫡仙,紫衣人细眉杏目,锐利俊美。二人并肩,天作之合,仿佛天生一对。凡俗夫子何以得这番气质神韵,这大抵是——
  
  
一对璧人,神仙眷侣。
  
  

红尘万丈,你在身旁,夫复何求啊……
  
  
  
那一夜玩乐过了头,江澄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日光从窗外射入屋内,江澄这才从被窝里冒出头来。蓝曦臣打了水,对江澄道,“晚吟,快起来洗漱吧,可是饿着了?”
  
  
江澄打着呵欠,睡意还在,睡眼惺忪。若不是外边吵吵嚷嚷,他定还要再睡个回笼觉。带着困意穿戴洗漱,却怎么也束不好发,起床气一起,心中一阵急躁。
  
  
蓝曦臣摇摇头,走过去接过梳子,细心地给他梳起头来。“晚吟,束发要先把头发梳顺。”
  
我怎么知道,江宗主是每日都有丫鬟伺候的,没人照顾的时候就乱绑一通,扎紧就行。蓝曦臣梳的很细心,附身在江澄头发上闻了闻,“很香呢,昨夜洗发时可是放了桂花香料?”
  
“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你给我拿来的?”
  
  
束发穿戴整齐,二人下楼用早点,客栈也是挤满了人,小二见人下楼,便往前道。“仙家,江大侠,二位昨夜睡得可好?想吃点什么?”
  
“谢谢关心,来两份阳春面。”
  
江澄听到“江大侠”,终于不再对人摆脸色,自顾自找张桌子坐下。
  
“哎哎,听说了吧,今儿一大早的,镇上都传开了!”食客甲八卦道。
“真是灾祸啊。李家相公,天还没亮就去湖边,看到了水鬼,而且是奇丑的水鬼,腮帮子鼓鼓的,特吓人。”食客乙附和。
“说不定是他瞎编的,如意湖多年都是受河神大人关照,从未出过什么事儿,怎么闹春节一过,就闹水鬼,瞎扯!”
“这可不是瞎编!真事儿!不止李家相公,砍柴的老王和放牛的小孩都看到了。确实有水鬼!”
  
  ……
  
江澄听在耳中,正襟危坐,可心里早就坐不住,故用完早膳便和蓝曦臣御剑至如意湖。几位镇上百姓听闻两位仙家要去抓水鬼,也跑着去凑热闹。
  
  
湖面平静无常,没有妖气,观察许久未觉异样。丽日当空,江澄觉得有些热,便到湖边洗脸。不料随身携带的银铃因早上穿戴不用心系的松的缘故,扑通一声落入湖内。
  
  
江澄心道不好,那可是江家祖传物件,岂能丢了!正要跃入水中去寻,被蓝曦臣拉住,“别动,我去!”伤了肚子里的骨肉可不行,这闪失,谁都担待不起。
  
  
江澄还未开口拒绝,蓝曦臣早纵身一跃沉入水里,水波荡漾,涟漪划开一圈又一圈。
  
  
“蓝曦臣!”
  
无人回应。
  
依着他的修为,江澄也不担心,便在岸上等待。
  
不一会儿,蓝曦臣便从湖面冒出了头,喜道,“晚吟,看,我找到了!”
  
江澄心中大喜,幸好找得到,这东西可是随身携带了好多年,要是丢了可就麻烦了。江澄从他手中结果,刚想赞扬他几句,可他拿到银铃,脸就黑了。
  
  
“为何、它是碎、的!”
  
“额……这……晚吟不好意思我手劲太大不小心捏碎了啊——”
  
蓝曦臣一声惨叫。
扑通一声又沉入水中。
  
这一次,却是被江澄踹的。
放话,“那你就在水底多待会儿吧!”
  
  

可一刻钟过去了,水里还是没动静,按理说早该上岸了。这家伙,不会是想搞什么名堂吧?
  
  
“哎呀,这仙家怎么还没上来,不会是不会游泳吧?”看热闹不嫌事大八卦甲道。
蓝曦臣怎么可能不会游泳。
  
  
“不会是修为不够沉水底了吧?”八卦乙道。
蓝曦臣怎么可能修为不够。
  
  
“不会是被水鬼抓走了吧?”八卦丙道。
蓝曦臣怎么可能——不对!蓝曦臣很有可能被水鬼抓走了!

  
江澄这回真急了,可在岸上唤他半天,还是没有回应。
  
  
这可怎么办?!
  
江澄心下着急,只能下水找了,没再过多思考,一跃跳入水中,扑通一声巨响,飞溅起一大片水花。身体一阵剧痛,糟糕,好像砸到了一团白色的东西。
  
  
定睛一看——

  
妈的蓝曦臣!
  
  
待续……
  
  
————————————————————————————
  
  作者废话时间:
  1.蓝大大在水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2.emmm,下一章,两人貌似吵架噢~我虐一下下,就一下下!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完了,好像剧情越来越多,预计下一章完结的,现在也不知道还要多加几章。。。。
  
  惯例求评论!赞我!吻我!

没有人是觉得这一章是甜的不能再甜的么。。。。

评论(43)
热度(732)

© 鹿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