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一别经年。

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澄光曦微】租个男友回家过年(上篇)

•曦澄双节(情人节&春节)活动第五弹
  
魔道热门话题:#这都几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过年你被催婚了吗#
 
•  海归小鲜肉涣X大龄单身总裁澄
  
•很荣幸能有那么多太太参与这一次的曦澄图文活动,大家食用愉快

  
  越是催我结婚,我心越浪
  自己过得挺好,干嘛非得找个领导
  ……
  我要等待我的真爱
  不是凑合的未来
  
                             ——《催婚》
  
  01.
  “要是再不带个对象回来,你就别进江家的大门!”
  江母放了狠话。
  
 
  虞紫鸢对她这个小儿子可谓是怒其不争!
  
  
  成绩不争气?不,江澄从小品学谦优,如今也是高学历人群。
  事业不争气?不,江澄的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极好,如今是上市公司的总经理。
  长相不争气?不,江澄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身高八尺有余仪表堂堂气质非凡。
  
  
  可偏偏就是这么优秀且帅气多金的儿子,这么多年来,愣是一个对象都没有!
  
  
  三十三岁,正是而立之年。同龄人孩子都能满街打酱油了,江澄却毫无动静。早几年还会以“事业为重”来推脱,而今事业有成,经营的企业发展成熟而稳定,这已然不能成为理由。
  
  
  虞紫鸢早些时候觉得奇怪,给江澄物色了不少大家闺秀,形形色色的女孩儿,江澄一个都没对得上眼。不禁怀疑江澄的性取向。
  
  
  怪的是,据他观察,江澄交友正常,私生活正常,身边连一个不三不四的人都没有!

  
  正常得有些不正常!
  
  
  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难道是儿子身体出了问题……不能够啊,江澄性功能完好!这一点她还是坚信的!
  

  
  江氏是个大家族,以江枫眠为主家,在江氏家族最具有身份地位,财力和权利皆最大,受亲戚朋友拥戴,却少不了酸里酸气想掀起一些小风小浪的人。虞紫鸢向来强势,又极度好面子,自家女儿孩子都读小学了,养子再不济也带了个男朋友回家,偏偏这小儿子……
  
  

  别提结婚生子,连个对象都没有!
  
  
  过年窜亲戚,少不了被一顿明里暗里的嘲讽讥笑。
  

  “我们阿澄今年该带个对象回家了吧?”
  
 
  “是啊是啊,阿澄可优秀了,事业有成,现在是大老板了,多的是姑娘家追求吧!”
  
  
  “这个年纪可不能眼光太高,好女孩都被别人挑走了”
  
  “可上次给他介绍的老李家的千金,他可看都没看呢?”
  
  
  “不会是和阿羡一样喜欢男的吧?”
  “那怎么了,生活不得是孩子自己过的,你管他男的女的,只要能带回家给长辈们过目,能有个人陪着吃饭睡觉安定一些都该满足了。”
  

  ……
  你永远不能估量七大姑八大姨的八卦能力以及嚼舌根的嗜好,茶余饭后不说点碎言碎语会让她们少了无数个生活乐趣!
  
  
  然而自家母亲偏偏被这个影响得不只一点。虞紫鸢极度在意这个问题!她现在什么都不缺,车子,房子,孩子,外孙。在外人看来可谓是人生赢家要啥有啥。可她近几年却操碎了心,为他的小儿子找对象这件事!
  
  
  所以她今年只有放狠话,江澄若是不带个对象回家,就别想进江家大门!
  
  
  男的女的都好,只要是个活的就行!
  
  
  这让江澄苦恼不已,又无奈至极。

  
  “有对象了吗?”
  “几时结婚?”
  “什么时候要孩子?”
  
  
  以上,是过年期间长辈们亘古不变的话题,也是让众多单身青年烦不胜烦头疼不已想拍桌而起的问题。
  
  
  更多的单身青年大多都不想回家过年,那压力简直堪比富士山,压的你喘不过气来。没什么比长辈催婚更加烦人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听的!
  
  这个社会在某些方面是病态的,江澄深知父辈这种盲目从众的观念和行为以及恶性传承的人生观,自己是不可能三言两语去撼动,再者,他就算有十张嘴也是吵不过虞紫鸢的。
  

  
  02.
  江澄重重叹了口气,双手揉揉太阳穴。今天手机响了好多次,来自母亲的电话,他不想接,他知道虞紫鸢要说些什么,听得多了也听得烦了,任由铃声响着,不去理会。
  
  
  扣扣扣。
  
  “进。”江澄头也不抬,仔细审核办公桌上的文件。
  
  “江总,有位先生找您。”
  
  “谁?”
  
  “姓蓝。”
  
  “不认识,干嘛的?”
  
  “给、给您送饭的……”秘书面露难色,微微有些尴尬。
  
  “不见。”送饭?敢情他江澄是送外卖的想见就能见的?
  
  见秘书支支吾吾还未离开,江澄开口问道,“还有事?”
  
  “可是他已经……”
  
  
  “我不请自来了。”
  从门外传来清润的声音,略带磁性,听在耳中很是舒心,如同春风拂过竹叶般沁人。
  
  这声音……很熟悉。
  
  江澄一愣,停下手中的工作,终于从资料堆里抬了头。
  
  
  随即入目的是一张极俊美清秀的面庞,额前贴着短短的碎发,双眸如同仲夏夜灼灼生辉的星,明亮清澈。那是大约24-5岁的青年,身材挺拔,穿着休闲装,像个行走的衣架。
  
  
  从进门起青年便一直保持着游刃有余却又毫不夸张做作的淡淡笑容,那微微翘起的唇角,足以让他的秘书犯起花痴来。
  
  
  青年徒步走来,走到他办公桌前,把胡乱散落在一旁的资料整理起来,而后把一个保温盒放在江澄面前。
  
  
  “休息一会儿吧,江叔叔?”
  
  
  江澄只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还有这非常自觉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很熟吗?!
  我们只是睡过一次而已好吗?!
  
  
  “等会儿,谁让你进来的?你怎么找到这儿的?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拍两散?”江澄猛的站起来,脸色有些难看,他心里头满是问号,不清楚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江叔叔,您要我先回答哪个问题呢?”
  小青年很是淡然,保持着优雅迷人的浅笑,双目炯炯凝视着江澄。
  
  
  “……”江澄哑然,随即甩甩头,沉着声音问,“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你送午餐,听您的秘书说您经常忙到忘记吃午餐,所以我亲手煲了汤,尝尝。”说着便打开保温盒。
  
  办公室里飘散着一股莲藕排骨汤的香味,这味道和自家姐姐煲的汤闻起来是一样的。江澄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嗯挺香的,多谢,这汤不对……我问你,你来干什么!”
  
  “我刚刚说了呢,来给您送午餐。”
  
  
  “你……算了,那我就换个问法,你想干什么?”江澄压抑住自己快要涌起的怒气,吸了口气,直勾勾地问道。
  
  “唔……我想干什么?”青年伸出修长的手指摸了摸下巴,故作思考状,眼中含笑,他身高比江澄要高上一些,这时候微微俯下头,侧在江澄耳边,调笑道,“我想干的,我们都干过了。”
  
  那话语像带着温度般绕过江澄的耳廓,让耳根微微红了起来,江澄有些尴尬,也感到有些羞耻。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调戏了!
  
  
  再看这小子,依旧一脸人畜无害光风霁月的模样!
  
  江澄气不打一处来,这火升起莫名其妙,又非常难以抑制。
  
  “现在,立刻,马上。带上你的汤,出去!”
  
  
  “为什么呢?我煲了很久呢,不尝尝?”这家伙一脸无辜,连带着迷茫懵懂的眼神,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不知道。
  
  
  “我不想喝行了吗?!快走!”
  
  “难道……你是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什么我们的关系?我们没关系好吗?!不就是睡了一觉吗,露水情缘,现在社会那么开放,一夜贪欢你情我愿过后相忘于江湖,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江澄万万想不到,人找上门来了!
  
  
  “我们没关系。”江澄有些烦了,跟这小孩说话完全不在一个点子上,代沟!
  
  
  “瞧您说的,吃过了抹抹嘴就翻脸不认人了?”就算是讥讽人的话语,从这个人口中说出来还是软绵绵的非常得体让江澄根本没办法把气撒他身上。
  
  
  什么叫吃过了抹抹嘴翻脸不认人!
  
  
  明明我才是被吃的那一个,这小子脸皮太他妈厚了,脸不红心不跳地把黑说成白的,人一看还觉得他句句在理。
  
  
  “啧,我说,你是不是想要钱?我给你还不行吗!”江澄揉揉眉心,显得很不耐烦。
  
  
  “钱我有,江叔叔想要,我也可以给你。”
  
  “那你想要什么?“
  
  “要你。”
  
  “什么?!”
  
  “要你。”
  
  “蓝曦臣!!”
  
  “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滚出去!!”
  
  
  
  
  冬季的天黑的早,暮色降临,黑压压的上空之下,是霓虹绚烂车水马龙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江澄下了班,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间名叫《不净世》地下酒吧。
  
  
  灯影摇晃着,耳内充斥着鼎沸的人声和音乐,杂音和酒的味道扑面而来,这里满是跳动的追求激情的男女。
  
  江澄眼睛晃了一圈,定位到角落正和人拼酒的魏无羡,过去一屁股坐下。其他人看着一脸阴郁的江澄,自觉的起身玩去。
  
  
  “你又怎么了,搞得天天有人招你似的。越来越像个老头。”魏无羡看他那张阴沉沉的脸,调笑道,顺手给他酒杯满上。
  
  
  “滚蛋。”江澄本就心情不佳,这人嘴里还没一句好听的话。
  
  
  “行行行,说吧,发生了什么?”
  
  “我妈放话,今年要是不带个回去,就不让我进家门。”苦恼,江澄猛地饮了一大口酒,不料被呛到喉咙,强烈咳嗽起来。
  
  
  “哎哎你悠着点儿,这可不是白开水。”魏无羡伸手就要拦住,却被江澄一手拍开,“别管我。”
  
  
  “你说你。听你妈的话,找一个可以持家的大家闺秀那多好,天天有人给你暖被窝。”
  
  “放屁,你怎么不找?”
  
  “我这不是名花有主了嘛。”魏无羡洋洋得意,夸张地挑眉。
  
  “还花儿呢,狗尾巴草吧你”讽刺几句,江澄突然安静下来,随后有些艰难地小声问道,“你……你真的打算跟个男人过一辈子?还是只玩玩儿?”
  
  “你看我他妈像玩的吗?”魏无羡扯开衬衫,指着肩膀上那道可怖的疤痕。
  
  “行,爱咋地咋地,我也懒得管你。”
  
  “就你还管我?你自己都顾不上,听说你妈又给你降低要求了?一开始从外貌身世给你找着,后来又从正经人家着手,最后是个女的活的就行,现在倒好,男的女的好不好的都无所谓,只要是个活的就行,嘿,江澄,你说你真是。”
  
  “你不会……还惦记着那女的吧?”魏无羡微微眯起双目,有些狡黠地审视着江澄,试探性地询问。
  
  
  江澄无话,一个劲地灌酒。
  
  “不会吧江澄?!有点出行成不?你被绿了你知道吧!还被甩了知道吧?长不长心眼儿?”魏无羡有些恨铁不成钢,拿到江澄手中的酒,对着他一顿数落。
  
  江澄大学时期有过一段恋情,女方在美国留学,异地恋本就很难维系感情,何况江澄在某个方面就是个闷葫芦,直男思维。结果是江澄等了三年,最后被戴了绿帽还给甩了。
  
  可惨。
  
  那时候的江澄还是个纯情的小伙子,又是个死心眼,认定了谁就全心全意。可越是纯粹的人,遭遇了背叛和欺骗,就慢慢把自己被扎的千穿百孔的心封闭起来。
  
  作茧自缚,画地为牢。
  
  
  江澄也说不好还喜不喜欢她,只是觉得不甘心。
  
  
  03.
  
  “江澄!江澄到家了!卧槽这么重。”魏无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一个喝的烂醉的醉鬼拖回江澄住所。
  
  料想不到的是江澄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儿的青年,被冻得脸色有些苍白,大冷天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看到挂在魏无羡身上的江澄,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不是……”魏无羡定睛一看!
  
  “你不是蓝湛他哥吗?”江澄从他身上滑了下去,魏无羡硬扯着把人往自己身上拉,“别乱动,到家了。”
  
  “嗯,魏先生。”蓝曦臣礼貌性地点点头。
  
  “你来这儿干啥?找谁?”魏无羡见过蓝曦臣一面,姑且算是认识,可他那你不知道蓝曦臣和江澄有个关键,可这地儿明明就是江澄家门口。
  
  “我等他。”青年悠悠说着,走过去把江澄拥过来靠在自己身上。“你这样子扯,他会不舒服。”
  
  
  “啥?!我才是不舒服的那个吧!你不知道把他弄回来多辛苦啊。”魏无羡嘟着嘴,眼神从始至终一直在审视眼前这张俊美的脸。
  
  “辛苦了,我来吧,你早点回去休息,天怪冷的。”说着就抱起江澄往屋里走去,关上了门。
  
  魏无羡:……
  
  等等,角色反了吧?情况不对!不过既然是蓝湛他家人,品行还是信得过的。这么想着,露出一起不明的笑意,迈开腿离开了。
  
  
  
  江澄从温暖的被窝中醒来,发现窗台是开着的,清新的空气,阳光散落到屋内,落下一地斑驳的影子。
  
  看来今天天气不错。
  
  江澄翻了个身,头疼,这才开始懊恼,看来昨晚是喝的太多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怎么回来的完全没有印象。
  
  脑袋快要爆炸,饮酒伤身啊。干净的睡衣?身上一片干爽,只有沐浴保留的味道。是魏无羡?不对,那家伙一般只会把他扔沙发上任他吐的一塌糊涂。难道是自己在喝醉的状态下还能正常洗澡梳理?也不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众所周知江澄酒品极差,喝醉了总会干出一些事后想把自己掐死的丢人行为。
  
  正头痛欲裂地努力回想着,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醒了?”蓝曦臣一脸笑意,端着杯茶在他床尾坐下,“喝杯醒酒茶。”
  
  ……
  
  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发生了什么?要死完全想不起来。江澄猛的展开被子扯开睡衣,看到胸口上有点点淤青……
  
  难道是……酒后乱性了?!
  
  “你、你怎么会在我家?昨晚发生了什么!”
  
  蓝曦臣见他一脸着急慌张的神色,像极了一个“怀疑自己被糟蹋”的纯情少女,着实觉得有趣。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蓝曦臣欺身过去,手撑在江澄肩膀两侧,把那张俊脸贴近江澄,“昨晚的江叔叔,真、性、感。”
  
  温热的气息混着阳光的味道喷洒在江澄耳边,身体不由得一颤,反应过来以后猛然把蓝曦臣推开,“你对我做了什么?”
  
  见江澄脸色铁青,蓝曦臣见好就收,笑笑说道,“不逗你了,昨晚的确做了很多事,比如收拾被你吐脏的地板,还有给你洗澡,换衣服。就这样。”
  
  江澄这才放下心来,接过蓝曦臣递过来的茶。洗漱完毕,便看到桌上已经摆放着早点,还热腾腾的。
  
  “你做的?”
  
  “是的,江叔叔快过来吃点吧。”
  
  江澄也不跟他客气,自己家,还客气什么,端着碗粥呼哧呼哧喝起来,昨夜吐了不少,肚子早空了。
  
  “今天周末,恰好天气不错,我们去钓鱼怎么样?”
  
  “不去,我还有工作,你把碗筷收拾了然后就回去吧。”
  
  江澄确实不是推脱,而且真有工作,吃完早点,头也没那么疼元气恢复不少,蓝曦臣还黏黏糊糊地要纠缠着他,最后还是被他给撵走了。
  
  

  好不容易送走一个麻烦,江澄把身体埋在软皮沙发里,脑子乱糟糟的,他最近在和聂氏集团谈一个大项目,春节将至家里母亲又给他施加压力,工作和家庭已经够他烦躁的了。
  
  现在又来了一个意外。
  
  说好的当代年轻人豁达呢?怎么就睡了一晚还找上门的!要说是个女人怀孕了死缠烂打还说得过去。关键蓝曦臣是个男人,还是个长的极好看的男人,就冲这张脸,江澄就愿意跟他上床。
  
  露水情缘,一夜风流什么的,对于压力山大生活沉闷的单身青年来说,是个激情的追求。
  
  可江澄没想过要和一个男人,更何况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人在一起。江澄不懂得如何谈恋爱,也不懂得如何照顾人。
  
  他早就在沉闷而冗长,孤寂而乏味的岁月中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那一次受的伤,足够他疼的。江澄是怕的,虽然他不会承认,可心底明白的很,他怕极了背叛与谎言。
  
  
  如果爱情里一定要参杂背叛,谎言,伤害这些因素,那他宁可一辈子都不要。
  
  
  04.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蓝曦臣都是时不时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江澄的视线里,这让他烦不胜烦,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一张美得动人心魄的脸。
  
  
  可他也实在想不通,这样俊俏的脸孔,怎么脸皮生的那样厚。周末想方设法让江澄跟着他出门,每天叮嘱江澄要吃饭,若是江澄不回消息,就飞奔过来把他拉到餐厅喂饱,或者亲自下厨带到公司。江澄下班后回家晚了,他就在他家门口等。
  
  
  起初江澄还会把他撵走,后来这种事出现的频率太高,索性不理他,反正多个喂饭管事的免费保姆,何乐而不为,况且蓝曦臣做事可靠,又对江澄无微不至,细心又贴心。
  
  
  这天下了小雪,不影响出行。江澄约了聂明玦谈项目,下午三点一刻,在咖啡厅里和聂明玦准时见面。聂氏集团董事长聂明玦是和很有时间观念的人,所以江澄老早就到了这边等,这次要谈的是和聂氏集团一个重要的合作项目。
  
  咖啡厅里很暖,放着轻音乐,让下雪午后变得惬意,和聂明玦谈了一个下午,把事儿给谈妥了,江澄松了一口气,现在差年后出个差到m市签合同就尘埃落定了。
  
  “聂总,你和我去m市?”
  
  “不,我年后抽不开身,我得送我弟弟去英国。我派一个人跟你去签合约。”
  
  “那成,你把我联系方式给他吧。”
  
  
  “不用,他已经来了。”
  
  江澄诧异,聂明玦还带个人。不等他开口发问,人已经过来了。
  
  
  蓝曦臣!
  
  他今日穿着黑色西装,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气质优雅。走到二人身侧,满脸笑容,对着江澄说道,“江总。”
  
  江总……不叫江叔叔了?江澄腹诽。
  
  
  过后不久,聂明玦有事先行离开。江澄与蓝曦臣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先开口,江澄脸上阴晴不定,脑内各种猜疑,对面的人从容地喝着咖啡,笑眼弯弯凝视着他。
  
  “我说,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是故意的呢,江叔叔。”
  
  江澄要吐血,这小子脑筋到底是什么构造。
  
  
  时候不早,二人并肩正要走出咖啡厅,蓝曦臣软磨硬泡要带江澄去吃一家日式料理。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江澄遇到了初恋女友。
  
  
  这本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再者,江澄还是被甩的那一个,他本想打打招呼就撤了,可初恋女人硬是要拉着他喝杯咖啡聊聊,江澄无可奈何,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女人长的很美,五官精致,配上淡淡的妆容,是大家闺秀的气质。
  
  “阿澄,你……这些年活的好么?”女人有些犹豫地开口。“我听说你……”
  
  听说什么?听说老子为了你死去活来?
  
  “他很好。”见江澄沉默,蓝曦臣从容应答,脸上挂着绅士的微笑,眼神却是如刀锋般冰冷。
  
  从见到这个女人的那一刻起,江澄的脸色就不好看,眼神闪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蓝曦臣,心里不住犯疼。
  
  “我年后要结婚了。”女人凝视着江澄。
  
  “噢,恭喜,跟他?”
  
  “不,是另一个。”
  
  “那很好啊,人生完美了。”江澄漫不经心地应答着,他只希望能够快点离开。
  
  “你呢,有另一半了么?”
  
  ……
  
  江澄错愕,这要怎么回答,说没有?他江澄不要面子的吗?可他确实没有啊!
  
  “唔……女士,我是他另一半。”
  
  此话一出,江澄和女人解释一惊,猛然抬眼盯着蓝曦臣。
  
  “过年,我们已经约定去江家见家长了。”蓝曦臣一脸笑意。
  
  
  江澄浑浑噩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告别了初恋女友,一路沉默,完完全全活在自己的思绪里,就像是灵魂出窍。
  
  
  落雪了,雪屑落在肩头,惹得江澄一阵颤抖,蓝曦臣撑着伞又在他身边,小心翼翼试探,“江叔叔……你生我气了么?”
  
  “做个交易怎么样?”江澄突然停住脚步,抬头望着蓝曦臣。
  
  “我租你两天,跟我回家过年?”
  
  蓝曦臣惊讶不已,坑得微微张开嘴。
  
  “怎么样?开个价。”
  
  蓝曦臣会心一笑,喜道,“江叔叔,肉偿吧我不要钱。”
  
  “滚!”
  
  
  雪花纷纷扬扬,街角的放着轻音乐,二人并肩而行。
  
  
  
  未完待续……下一回是回家见父母了。

惯例求评,要是有错别字,请自己翻译一下。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121)
热度(1106)

© 鹿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