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一别经年。

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澄光曦微】租个男友回家过年【中】

① 魔道热门话题:
  
#江总带小男朋友回家见父母了#
  
#江叔叔哄小孩儿#
  
#你是爱撒娇的女孩子吗#
  
② 情人节&春节特典,曦澄双节活动文续集。
  
③祝福大家新年快乐,明天会有一篇车,已经写完了,逮着日子发。
  
④走剧情,无文笔,慎入,雷到你我不负责。最近黑子ky蛆虫挺多的,我也没时间对骂,大过年的发个糖吃。
  
  01.
  
  骤雪初歇,日光倾城。
  
  
  二月的天暖和起来,雪花儿在嫩草破土而出之时融化,枯木逢春,树梢抽出新绿,一抹骄阳倾洒而下,给苍白的城渡上希望的色彩。
  
  
  装罢桃符又剪灯,新年光景捷飞腾。春节已至,周遭尽是喜庆气氛,连人也被感染的喜气洋洋。
  
  
  江家夫妇收到消息江澄要带伴侣回家,激动不已,江枫眠还好,心里甚是安慰,就算对方是个男人,也不会有太大介怀。可虞紫鸢却是像打了鸡血似的,亲自上阵忙忙活活整整三天,把自家别墅里里外外翻了个新,地板和窗户一尘不染,甚至江枫眠在客厅留下一个脚印都会被她逮着怼半天。
  
  
  他儿子有伴儿了!
  操碎的心似乎一瞬间就自动愈合,完好如初。这让她喜不胜喜,于是邀请江氏家族的大大小小远亲近邻的亲戚前来做客。
  
  好好出一口气!让憋屈多年的自己神气一番。
  
  
  
  
  江澄驾车,载着蓝曦臣来到家中,一路上张灯结彩,好一派喜气洋洋,似乎每家每户都其乐融融,享受着团聚时光,陪伴着家人。
  
  
  到了江家别墅,老远就听到欢声笑语,谈话声从客厅里穿出,江澄眉头一皱,这得多少人?本来就只是为了应付他母亲把蓝曦臣带回来,却不料虞紫鸢把七大姑八大姨三叔公大舅二舅都请来了。
  
  
  一进门,迎来的不只是自家母亲,还有亲戚朋友打量的目光。蓝曦臣往人群中一站,就是最高最帅的一个,本身长相就无可挑剔,加上这出尘的气质,面带从容而不是优雅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尽显绅士风度,面对各位各种层出不迭的奇葩问题,也是礼貌又不显尴尬地一一机智回应。
  
  社交能力一级!
  
  “江伯父,您还记得我吗?”蓝曦臣从人群里走出来,走到江枫眠身边坐下,礼貌地向他问候。
  
  “你是……还真有点熟悉。”江枫眠仔细端详着那张精致的面容,从蓝曦臣进门开始,他就觉得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伯父,我是曦臣啊。”蓝曦臣与江枫眠对视,坐到他身边来。
  
  江枫眠一惊,他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自家儿子带回来的伴侣,居然是蓝氏集团的大公子——蓝氏董事长蓝启仁的侄子蓝曦臣!
  
  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江家和蓝家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很多年前也是经常到蓝家做客,江枫眠和蓝启仁关系也是非常好的。
  
  “曦臣?你是蓝家的大儿子曦澄?!”江枫眠惊道。这一惊,新来亲戚们的视线。
  
  “正是,江伯父,好久不见,近来可安好?”蓝曦臣淡淡道。
  
  这一出对话,让众人惊呆,其中虞紫鸢和江澄更甚。蓝氏集团在圈内身份和实力自不用说,做生意的谁人不知?也是江氏一直以来重要合作伙伴,江家一直想要更好更进一步与蓝氏交往,可蓝启仁这人性格古怪,油盐不进,不好接近。就算是江枫眠,在某些事情之上,也无法让蓝氏退一步。
  
  “蓝……蓝家的大公子?”
  “真是没想到啊”
  “听说是一直在美国留学”
  “好多年前似乎见过一面,那时候还是个小孩,没想到这么大了啊”
  “阿澄怎么跟他认识的……”
  
  ……
  
  这下炸开了花,众人纷纷猜测,七嘴八舌地讨论蓝曦臣,也有些可以讨好地上前恭维。
  
  江澄还未从震惊回过神来,就被虞紫鸢拍了一下,“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你男朋友抢过来!”
  
  抢?抢什么?
  
  一眼望去,蓝曦臣被众人团团围住,尽是恭维和讨好。虞紫鸢一脸神奇,她开始觉得江澄能有另一半,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且对方有才有貌仪表堂堂,她也已是满意,万万没想到,蓝曦臣居然是蓝氏的大公子!这简直就是喜上加喜!
  
  “曦臣长这么大了啊,不错,不错,一表人才!”江枫眠大笑拍拍蓝曦臣肩膀。
  
  众亲戚纷纷讨论起曦澄二人,开口询问两人认识和相处的经过。
  
  “我和江大哥么?当然是我追求他的呢,认识他这么优秀的人,我真是非常幸运呢。”
  
  你倒是会说,江澄腹诽。面对亲戚的盘问他烦不胜烦,又只能忍着性子去听去答,蓝曦臣倒是从容得多。
  
  江家设宴,一众人笑语嫣然,其乐融融,话题尽是围绕在曦澄身上。
  
  
  团圆饭之后,蓝曦臣和江家告别。之后江澄就被虞紫鸢轰炸,问他和蓝曦臣是如何相识等。
  
  最后,她问。“你和曦臣,谁上谁下?”
  
  ……
  
  江澄一时间愣住了。之后他有点心虚,小声答道,“我在上。”
  
  
  
  
  00:00分,人们都在倒计时,带着心中的希冀,迎接新的一年。江澄不凑热闹,他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洗漱完毕准备睡觉。
  
  却收到一个电话,来自蓝曦臣。
  
  “新年快乐,江叔叔。”电话那边出来他的问候,那声音就算在电话里,还是一样悦耳。
  
  “哼”江澄哼了哼,静默几秒钟,随即道,
  “新年快乐”
  
  “你看到烟花了么?”
  
  “烟花?”幼稚,江澄心道,三十好几,跟一个小姑娘似的大冷夜跑去看烟花?有病!
  
  “对,快看。”
  
  江澄拉开窗帘的那一刻,一束烟火绚烂地绽放在夜空中,是心的形状,确实挺美。
  
  “放个烟火都是爱你的形状。”蓝曦臣在电话那头笑着。
  
  “你就扯,我睡了。”
  
  “晚安。江叔叔,好梦。”
  
  江澄挂了电话,却毫无睡意。
  第一次,有人会在大年夜特地给他打电话,叫他看烟花。
  
  江澄不禁有些动容。
  
  
  02.
  
  这个年,江澄是过的最舒坦的一次。
  没了老妈整天在耳边念叨,简直舒心。显然虞紫鸢现在没空打理江澄,她还在享受被众人或羡慕或嫉妒的愉悦里。
  
  
  过了几天舒心日子,江澄回公司工作。只是放了个年假,就堆积了大量工作。
  
  江澄让秘书收拾好出差所用到的一切物品,拉着一个行李箱就到机场。他本想给蓝曦臣打个电话,又拉不下脸面。
  
  不料蓝曦臣早在机场等候多时,见到江澄,笑脸相迎。“江叔叔,东西准备好了么?”
  
  “用你提醒?”
  
  蓝曦臣有些尴尬地低下头,江澄看在眼里,居然有些不忍心,这才算了下来,“等了多久了?”
  
  “没,没等多久。”
  
  “你不会打个电话给我?”
  
  “我怕你在开会,会打扰到你。”
  
  
  一路风尘来到B市,大半天的飞机,让江澄有些晕沉,还好跟客户的合同签约是在明天,蓝曦臣很贴心地订了酒店,也很鸡贼地瞒着江澄只订了一间。
  
  江澄有些晕机,来到酒店自顾自地往开好的房间里躺去,睡到晚上八点,被蓝曦臣叫醒。
  
  “你怎么进来的?”
  
  “我住这儿。”
  
  “那我住哪儿?”
  
  “你也住这儿。”
  
  一间房,一张床。这小子好算计!
  
  江澄二话不说,想要再订一间,可被告知酒店已无空房,只好灰沉沉回来。
  
  “江叔叔……”
  
  “闭嘴!”江澄正烦着。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干什么,就是想和你的关系更进一步。”蓝曦臣小声呢喃。
  
  “更近一步?近到一起躺张床上去?!你想上我?!”
  
  “……不,不是。”
  
  “那是什么?”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睡。”
  
  “这他妈跟想上我不一个意思?”
  
  “不,真的是单纯的睡觉,什么也不干!真的!江叔叔!我说到做到!”
  
  “你……”江澄本想骂他,或者揍他一顿,转念一想,却狡黠地坏笑了起来,“真的?只睡觉,不做别的?”
  
  “真的!我保证!”
  
  好,我等着。江澄勾起唇角,阴险地笑了。
  
  03.
  
  一夜无事,江澄不免有些奇怪,这小子,居然一点行动都没有!
  
  他江澄就这么没有诱惑力吗!
  
  蓝曦臣真的只是老老实实地躺在他右侧,睡相老实,不踢被子不打呼噜不磨牙!跟个木头似的。
  
  
  二人准备完毕,出发去签合约,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和客户也谈的投机,这里边或多或少有不少是因为聂明玦促合的原因。
  
  工作结束,客户进了地主之谊邀请二人到酒庄做客,一下午品了不少好酒,心里觉得这一趟真是没白来。和客户吃了晚餐后便告别。
  
  B市的夜晚,灯红酒绿,霓虹绚烂,是座繁华的城。二人并肩走马观花,一路上聊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江叔叔,你家人,觉得我……怎么样?”蓝曦臣突然话锋一转。
  
  江澄有些狐疑地看向他,“怎么,你还想去?”
  
  “当然!”
  
  “你为什么想去,我可告诉你,我妈是个狠角色,你治不了她。”
  
  “不会,我觉得她挺喜欢我的,她还给我打电话了。”
  
  “什么?!她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了!”
  
  蓝曦臣看着震惊又有些激动的江澄,试图安慰他,“放心吧,她没说什么,就是问候一声。”
  
  “她说下次有假期,让我跟你一起回家。”
  
  江澄揉揉眉心。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他原本就是想要应付一下他母亲,让她不要再逼迫江澄相亲,所以带了蓝曦臣回家。
  
  却不料他父母当了真,亲戚当了真,蓝曦臣也当了真!
  
  这可如何是好?
  
  “你别去,咱俩就是演个戏,那么认真干嘛。”
  
  此话一出口,蓝曦臣沉默了。他驻足,低头看不清表情,也不知是何情绪。
  
  “你先回酒店吧,我逛逛。”
  
  “大冷天的逛什么,回去。”江澄说道。
  
  “我去订个酒店吧,昨晚打扰了。”蓝曦臣说罢,便转身走开了。
  
  留下一脸懵懂的江澄,早春的夜里,还是格外的冷,一阵风吹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蓝曦臣毫无目的地走着,这座陌生的城市,擦肩而过陌生的人,街角亮起陌生的霓虹,五光十色,映在脸上,掩饰着失落的情绪。
  
  演戏?是啊,确实只是演戏罢了,为何自己要假戏真做自欺欺人。你明明就知道,江澄并不喜欢他。
  
  也可以确认的是,江澄烦他。
  
  蓝曦臣心里难受极了,可他没有流泪,他表达难过的方式从来不是流泪,从母亲去世之后,眼泪和他仿佛就是绝缘的。
  
  江面倒影,波光粼粼。如同泛起涟漪的心绪,骚乱不已。此时,他已经无法知晓江澄心里是各种想法,也不能预测江澄是否会被他所感染,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坚持。
  
    他爱江澄,从很多年前开始。
  
  那是蓝曦臣此生最为悲痛的一天,母亲的葬礼。
  
  只记得那天,天空阴沉,下了很大的暴雨,电闪雷鸣,幼小的弟弟,吊唁的人们。
  
  是黑色的,放眼望去,一切都是黑色的。
  
  他躲在角落里,在无人发觉的地方哭的一塌糊涂。
  
  “男子汉不可以哭。”
  
  蓝曦臣一把鼻涕一把泪,像个小花猫似的,抬起脏兮兮的小脸,对上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眸。
  
  “我……他们说,我再也不能见到妈妈了。”说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胡说!大人骗你的。找不到妈妈就哭,你是爱撒娇的女孩子吗!”眼前这孩子也不过十二三岁,却已经有了大人的口气,教训起蓝曦臣来。
  
  “那,那我还能见到妈妈么?”
  
  “当然!你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你就自己去找他。”
  说着,半大的孩子用衣袖给他擦掉脸上的赃物,给他拿了点心。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江澄。
  
  
  之后,他从未找过江澄,却想尽办法关注着他的任何事情,直到他觉得是时候了。
  
  他可以独当一面,可以有自己的事业,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可以保护江澄……
  
  可是,江澄不需要了。
  
  
  你能明白吗,那种感受。所做一切只为一人,可那人,却不需要。
  
  不爱,比不需要更加残忍啊……这连让他继续待在江澄身边,都做不到。
  
  
  04,
  
  
  夜深了,蓝曦臣未归。
  
  江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不得不承认,他在等他。
  
  对于他们来说,B市是个陌生至极的城市,也不是自己的地界,能居住的地方也只有酒店。蓝曦臣说会另外订房间,可江澄发现,他连身份证都还带。
  
  他会去哪儿?
  
  一人游荡吗?
  
  江澄不觉有些懊悔,可说出去的话也无法收回。他知道,这个比他小了9岁的小子,对自己是上了心的。
  
  那句话,是伤人的吧。江澄这个人,从来都是最毒刻薄,很少去在意他人的看法和感受,这一次却忍不住懊恼起来。
  
  蓝曦臣对于他,可以说是好到无微不至,从未有人如此用心对他,先前江澄不回应,是因为他也搞不清自己的心。
  
  江澄第一百四十遍看手机,依旧毫无动静。期间有一次叮咚一响,以为是蓝曦臣发来的微信,打开一看,是魏无羡,恼得他拨过去将发小乱骂一通。
  
  思来想去,凌晨已过。
  
  他人依旧未归。
  
  江澄突然起身,迅速套上衣服,拿起手机就出去。
  
  妈的,这小子就是存心来气他的!大半夜
死哪儿去了!
  
  b市的夜里极冷,他只穿了件单薄的外衣,一出门冷得直打哆嗦。江澄拨通了电话,“你在哪儿!”
  
  “你还没睡么?”是因为我未归没睡,还是……
  
  “睡个屁,地址,我过去!”
  
  江澄打个的士。来到江边,此时已无人迹,只有昏黄的路灯孤立着。
  
  他看到了蓝曦臣,走过去重重地一巴掌呼在他背上,“说你几句就跑,你是爱撒娇的女孩子吗!”
  
  你是爱撒娇的女孩子吗。
  
  这句话,第二次从他嘴里说出。
  
  “你,你怎么来了。”
  
  “你他妈没回来,我还能不来找你?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交代。”
  
  “是因为怕我出意外么?不会的,我还是能保护自己。”
  
  “你——算了,不跟你废话,你是自己乖乖跟我回去,还是我把你打晕了拖走?”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你他妈吹了一晚上冷风还没静下来?”江澄简直要气诈,这样的蓝曦臣让他看不过去。
  
  “我心里难过,难道还不准我静一静?”蓝曦臣苦笑。
  
  “我说你……阿嚏——”江澄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你到底回不回去?”
  
  蓝曦臣这才看清,江澄只穿了一件薄衫。立马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江澄身上,不禁有些心疼。“别着凉了,快回去吧。”
  
  “蓝曦臣”
  
  “嗯?”
  
  “回去吧,你不在,我睡不着。”
  
  ……
  
  蓝曦臣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反复审视这一句话是何意。
  
  还未等他开口询问,江澄却将身体贴近,两具身躯靠近,传输着彼此的温度。
  
  蓝曦臣无话,伸出手臂抱住江澄,在他耳边低吟,“我们回去。”
  
  
  
  未完待续……
  
  
  下一章开车了, 开了一辆垃圾车,请不要嫌弃
以往曦澄在h上,都是蓝大占主导地位,这次让咱江澄掌控全场?
  
  谢谢你们看文。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78)
热度(713)

© 鹿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