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鲛人之语

设定:人鱼涣X道士澄
预警:私设多且狗血
BGM:山有木兮——伦桑
  
  怕会有鲛人在岸,对月流珠。

 

01

  “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云梦多湖,洞庭浩荡,其中一湖最为闻名,湖面广阔如海,如同上苍赐予的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云梦的土地上。民间传言道,有一云游仙人曾赐名此湖——“泽芜”,乃泽天下之大芜之意,他言湖内有神灵,泽芜湖万物皆具灵性。一方水土养一方百姓,云梦百年安乐,风调雨顺。
  
  
  云梦此地人杰地灵,出过不少状元。江家在云梦可谓算得上是大户人家,夫人生有一子一女,大女儿文静贤惠,大方得体,家中考虑的便是给她找户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嫁了便可。江家的希望全寄托在小儿子身上,便从小对他严厉有加,望他日后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小儿子名唤江澄,字晚吟,正值舞勺之年,也正是最爱玩闹的年纪。村里孩子野惯了,平日里逃学摘莲蓬打山鸡玩的不亦乐乎,江澄只有羡慕的份,在母亲的监视之下,他日日只能苦读诗书,枯燥又索然无味。顽童们在私塾里通常都会取笑他是个小书呆子,江澄在同伴里,是被孤立的。
  
  他只觉得孤独,家中父母严格,只关心他的课业,跟学堂里的同龄人也相处的不好,白日里跟学堂里一个学生吵嘴打架,被先生批评一番,回了家又挨父亲一顿打。
  
  江澄觉得很是委屈。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立夏的夜空格外美丽,银汉迢迢,纤云弄巧,疏星两三点忽明忽暗。
  
  江澄负气出走,大半夜地在泽芜湖畔一个人走走停停,偷偷抹着眼泪。月色明朗,给湖面镀上一层皎白的霜,忽然,一阵又一阵的水面拍打声传入江澄耳中,江澄闻声寻去。映入眼帘的场景令他完全呆住,瞪大双目,无法言语。
  
  湖面水雾氤氲,如同仙境。月色之下,水光粼粼,破浪戚戚,有发出白色光芒的一物在水天一线中腾跃,以极度优美的姿态跳入水中,又以令人神迷的曲线跃出水面。
  
  江澄迈着僵硬的步伐,像失了魂魄,被那束迷人心魄的光亮所吸引,慢慢靠近。
  
  终于看清了那是何物,以腰部为界,上身与人类无异,只是更加的匀称,更加的俊美,下身竟是一条摇摆的鱼尾。辉夜作眸,青丝瀑悬,面若白玉,俊美无暇,仿若画中谪仙,鱼尾的鳞片在月光下发出闪闪的蓝光。
  
  眼前一切如同梦境,江澄像是被迷了心智,一步步往前,不料湖岸雨后泥土疏松,江澄脚下一滑,惊叫一声,跌落湖中。
  
  没入黑暗的水底,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江澄从小便被锁在家里读书,不似其他云梦的顽童那般通水性。此时正奋力在湖中挣扎不断,他极度恐慌,他想叫,一张口便被湖水灌入口鼻,无法呼吸。
  
  他渐渐失去意识,他想,他也许会死。
  
  在迷迷蒙蒙见,他有看到了那束光芒,他被那束光芒托起,跃出水面。江澄吐出一口水,剧烈地呼吸着,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才看清了形式。
  
  鲛人抱着他的身体,此时他们正处于湖的最中央,肌肤贴近,他能听到那物心脏跳动的声音。他知道,他被救了。
  
  江澄曾在房里偷偷藏了话本,话本里有过描述,在这很广阔的泽芜湖有神灵。他想,或许,这便是神灵吧。
  
  凡夫俗子对于神灵,通常都是又敬又畏。
  
  “神、神仙……”江澄一身湿漉漉的,模样也可怜兮兮凄凄惨惨,此时正哆哆嗦嗦地缩在“神仙”怀里,神色慌张,心里依旧害怕。
  
  鲛人未语,翘起唇角,白皙的面容露出温润平和的笑容,那双目似乎映出苍穹之上的明月繁星,绮丽而深邃。怀里抱着个吓坏的小东西,鲛人竟轻启殷红的薄唇,发出悦耳的声音。
  
  他在歌唱,唱着江澄听不懂的语言,可是却好听极了。
  
  江澄凝神静听,那歌声极其优美,奇妙而缥缈,在宽阔而平静的湖面上传开,旋律婉转动人,让人不自觉静心安神。
  
  江澄静静闭上双目,安心睡去。
  
  江澄在一阵鸟鸣声中醒来,这一觉他睡得很舒适,很安心,一夜好眠。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湖畔,身上盖着一件衣裳。那是一件独特的衣饰,轻如薄纱,丝丝滑滑,颜色是和昨夜看到的鱼鳞一样的色彩。
  
  昨夜……
  
  是一场梦吗?可我在手中的薄衫却如此真实。
  
  神灵,来眷顾他了。
  
  
  02
  
  学堂里的先生告了假回乡看望他病种的娘亲。给学生放了几天假,那群孩童早就像脱缰的野马野去了。而江澄则是回到家中温习功课。
  
  可他的心思全权不在课业之上,心里想的念的,全是前些日子遇到的神灵。
  
  夜里,江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枕边的蓝裳令他魂牵梦绕。江澄起身,套了件外衣便提着灯往湖畔走去。
  
  晚风徐徐,拂面而来令人清爽,湖面平静,并未见到神灵。他等了很久,很久,迷迷糊糊靠在石块上睡着了。
  
  那动人心魄的歌声从远处悠悠传来,江澄顿时清醒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往湖面望去,是那道光芒,江澄心里欢喜,他想叫,却不知神灵何名,只能看着远处湖心那腾跃的身姿。
  
  忽然,他灵机一动,哼起了那个调子,慢慢地哼起魂牵梦绕的调子。
  
  鲛人回眸,竟真的像江澄腾跃而来,摇摆着那美丽的鱼尾。
  
  江澄心里一喜,靠近才发觉,神灵身上着衫,那衣裳和他珍藏着的那一件一模一样,是非常独特的衣饰,可穿在他身上确实极美的。
  
  “嗯。”神灵发出清澈的声音。
  
  “神仙,谢谢你救了我,我这次来,是 、是特地来感谢您的。”江澄心里雀跃,喜上眉梢。
  
  鲛人从水里跃起,比江澄要高出许多,他伸出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指了指江澄的双眼,又指了指天上的星辰,提起唇角,笑的温柔极了,又“嗯”了一声。
  
  江澄不解其意,“嗯?”
  
  “嗯……”
  
  江澄这才发觉,神灵只会发出“嗯”的声音,难道,神仙是不会凡人的语言的么?大概如此。
  
  “你是湖里的神仙吗?”江澄眨眨杏眼,一脸纯真。
  
  鲛人莞尔,凝视江澄的双目,摇摇头。
  
  
  “那、那你是什么人呢?”江澄惊奇,他竟听的懂,却无法言语。
  
  “涣、涣……”鲛人反复只有一字,涣。
  
  江澄百思不得其解,这是有交流障碍,他歪着头思考,抬眼却还见鲛人凝视着他的眼睛,这让他有些不自在,低着头脸有些微红。
  
  “你住湖里么?人怎么能住水里呢?你是神灵的!”
  “对了对了,我听河口的船夫说,湖中央会有个小小的岛,岛上上有宝贝,是真的吗真的吗?”
  “你见过那个发光的珠子吗?听说的天价之宝,皇宫才有的。夜里会发出亮光……”
  
  孩童仰起稚嫩无暇的脸,好奇地打探着。鲛人一把将他打横抱起,快速游去。江澄受了惊吓,被这乘风的速度惊得甚是慌乱,只要伸手环住鲛人的颈部,睁开眼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
  
  半晌之后,鲛人将江澄放下,那是湖中一块凸起的小岛,岛上的石子闪闪发光,在夜里光彩夺目。江澄张大嘴,被眼前的景象惊喜得不行。
  
  “哇!!太美了!真美!发光的珠子——”
  
  鲛人点点头,手指轻轻按了按头作思考状,随后似乎豁然开朗,又指了指江澄的双眸,之后指指那发光的圆润的石子,开口发音,“美。"
  
  江澄错愕,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竖起耳朵,果然真真切切地听到鲛人在说。
  “美。”
  “真美……”
  
  他会说话了,他居然会说凡人的话了。回头一想,却又觉得熟悉,江澄一拍头,那不是刚刚自己说过的话吗!
  
  原来如此,这位神灵,先前是不会说话的,但他能学凡人说话!
  
  江澄想通之后似乎得了趣。他要教鲛人说话,这才好玩,这才有人跟他玩。
  
  月光之下,湖水轻轻拍打着发光的石子,映着一人一鱼的身影。
  
  “我。”江澄指了指自己。
  “你。”指了指鲛人。
  
  “哎你有名字吗?我是想叫你神灵的,可是你有说自己不是神灵,那你叫什么?要我给你起个名字吗?”
  
  鲛人只是笑。
  
  “叫小鱼好吗?”他又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不行不行,这湖里都是小鱼。”
  
  江澄显然陷入思考中,他回想起,鲛人曾发出声音——涣。
  
  叫蓝涣好么?
  
  鲛人点点头,指了指自己,“涣、蓝……涣。”鲛人声音非常悦耳,虽然还是磕磕巴巴地说话,却是每个音节都好听的。
  
  “太好了,你也有名字了,我叫江澄,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江澄高兴极了,朝着海面大喊大叫。
  
  “我终于有好朋友了——”
  
  
  江澄白天需做课业,晚上温习,只有半夜才会偷偷摸摸出来找他唯一的朋友——蓝涣。
  
  他夜里提着灯,带着书本前去,教蓝涣说话,教他识字,蓝涣很聪颖,江澄教一遍他便会了,可十二岁的少年,懂的学识是有限的,没多久先生教的他全教给蓝涣。
  
  “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比我学的快多了!”
  
  鲛人伸手碰碰他的脑袋,笑的极柔和。江澄发觉,蓝涣很喜欢凝视着他的眼睛。
  
  “你怎么老看我的眼睛呢?”
  
  “喜、喜欢……美。”
  
  江澄捧腹大笑,“女孩子才是美呢,我又不是女孩儿。”
  
  “你、你美的。眼睛、男孩,也喜欢……”鲛人有些急,似乎真的很急切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所想。
  
  江澄看他急切的模样,笑的更欢心了。
  

  江澄高兴极了,欢呼雀跃。他终于,在乏味的书本之外,在父亲母亲的责备之外,有了有生以来的欢乐和幸福感。
  
  
  月光下,湖岸上,笑语嫣然,对影二人。
  
  
  03.
  
  多雨季节,这天忽然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泽芜湖不复往日平静安详,像被一只愤怒的巨龙恶狠狠地搅水,顿时惊涛骇浪,排山倒海,一湖巨浪盖过农田,沧浪无际,涌入村子里,村民牲畜四处逃散。
  
  江澄刚从学堂回家,便遇到了水灾,他被一股浪潮卷走,卷入湖中,他急切地呼救,可耳边传来的,也是村民们慌乱的叫喊声,江澄彻底慌了。
  
  慌乱之中,他看到了巨浪真要把他送入一个血盆大口,那是一只巨大怪物,形状像猿猴,塌鼻子,凸额头,白头青身(中国神话中的水怪——无支祁),有着一口可怖的獠牙。
  
  江澄吓晕了过去。
  

  鲛人闻声赶来,托住江澄小小的身体,惊涛骇浪极度混乱中与水怪搏斗,沧浪随着这一场厮杀翻滚不停。
  
  鲛人小心翼翼地托住江澄,便处于劣势,只能退后逃走。
  
  随后一阵白光划过,湖面上落下几名道人,正与那水中怪物战斗,道人布阵将怪物困住,许是无法彻底除掉怪物,只能将它封印在湖底。
  
  大水退去, 百姓死伤惨重,农田牲畜一片狼藉,曾经人杰地灵的云梦,在这一场灾难里,只剩下一片苍凉。
  
  鲛人将江澄轻轻放下,江澄在混乱中磕破了头,又受了惊吓,此时正昏迷不醒。
  
  怎么叫,都叫不醒。
  
  鲛人无法,双目竟流泪成珠,那闪光的珠子掉落入江澄的衣襟里。
  
  只有人类,才能救治人类。他弄出大动静将道士引来。
  
  此时一群道人赶来给江澄救治。
  
  
  江澄醒来之时,正躺在舒适的被窝里,可他忘记一切。
  
  
  未完待续……
  
  
  要解释的两点:
  
  1.那独特的衣裳是鲛绡。鲛绡是指传说中鲛人所织的绡
  2.水怪是中国神话中的水怪--无支祁
  3.鲛人流泪成珠
  
  
  后续更精彩哦,敬请期待。
  
  其实脑洞我在群里有跟小伙伴们说过, 一时兴起,就写成文了。点文我会写的,在这一篇写完之后,明天或许就完结了。
  
  我要评论,爱你们。

 

评论(85)
热度(440)

© 呦呦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