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一别经年。

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鲛人之语(中)

  设定:人鱼涣x道士澄  
  预警:私设多且狗血  
  补充:人鱼车会在番外启动  
  bgm:山有木兮——伦桑
  废话:道士下山,人鱼相遇相杀 

  
  “一入碧海无量 ,离歌才敢唱到震旦洪荒,相思的鲛绡又织了多长?”    
  
  04   
  
   镜虚峰位于姑苏城外,巍峨耸立,气势磅礴,在云烟的笼罩下显得飘渺而神秘,以石为骨,以图为肉,以万物生灵为魂,在供奉的百姓心中,那是“手可摘星辰”的神圣之地。      
  
  
  镜虚观便位于山顶,如同绝美仙境,妙不可言。江晚吟的记忆便是从这座仙山开始,他在道观里成长,与镜虚道人潜心修道,江晚吟虽入门晚,可天资聪颖,根骨奇佳,是修仙学道之财,又肯下苦工,尊师重道,深得镜虚道人青睐,为他授业解惑。      
  
  
  江晚吟及冠之时,道人赠予他宝剑,名唤三毒,并提醒江晚吟戒贪戒嗔戒痴,江晚吟谨记在心,三拜之后便下了山。      
  
  
  镜虚观里的弟子,弱冠后便会下山游历,入世去体味人间冷暖,斩妖除魔,维护人间正道。      
  
  
  江晚吟一身紫色道袍,身背宝剑,以凡夫俗子望尘莫及的姿态入了世,在这繁杂的世间品味悲欢离合,在万丈红尘里看尽爱恨情仇。贫苦、奢华、爱欲、权势……世间多纷扰,幸而心境亦是明净,不受污染。    
  
  
  江晚吟在为一对被赶出家门的母子讨回公道之后便有了疑惑,他开始思索,自己身世如何,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在他印象中,见过的人中,只有对他恩重如山的镜虚道人,以及他门下的师兄弟们。    
  
  
  镜虚道人在他下山前曾告知他,江晚吟乃云梦人,那年云梦妖物作怪,引发大水导致诸多村寨被毁,江晚吟就是在那场灾难中被镜虚所救,带回镜虚峰,取名江晚吟。发现他时双亲早已失散,身受重伤的江晚吟,身上还留着一颗珠子。    
  
  
  江晚吟把珠子放在手心里轻轻摩擦,在月色下闪闪发光,煞是好看,却堵得他心中发闷。珠子的材质看起来极其珍贵,想必他以前也是富庶人家的公子少爷。  
  
  
  江晚吟游历过不少地方,繁华的金陵,小桥流水的江南,荒芜的塞北。忽然有一日,心中便升起了回顾里看看的想法,只身前来云梦。云梦不愧是人杰地灵之地,如若没有多年前那场灾难,可能会是最富饶的地方了吧。
  
  可江晚吟没到几日,本想尽情游山玩水却被当地村民告知,泽芜湖又出现了水怪,村民瞬间慌了神。听闻云梦来了位厉害的紫衣道人,便上门来寻住在客栈的江晚吟。
  
  “各位且别慌,慢慢道来。”他安抚恐慌的百姓。
  
  
  “道长,您可得帮帮我们啊!”
  “我们云梦的老百姓都是安分守己,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八年前起便受这个罪……”
  “泽芜湖本是滋养云梦土地千百年了,在八年前发过这样一场大水,原是出现了妖物,亏得你们道长相救。”
  “是啊是啊,道长这一次可得救救云梦啊!”
  
  
  云梦百姓七嘴八舌地祈求,他们许是被多年前那一场灾难给吓怕了,江晚吟看着他们眼里流露出来的恐惧,心头一动,多年前,自己的家人也是这般恐慌无错么……
  
  
  他叹了叹气,安抚道,“贫道一定会给云梦把这邪祟给除了,还大家一份安宁。”
  
  
  有了这个保证,百姓才稍稍安下心来。江晚吟又问道,“可否告知江某,近来可又蹊跷之祸?”
  
  
  “唉,事情便发生在五日之前,莲花村的李氏一家,在祭拜湖内神灵之后便被水中邪祟给吃了,拼死护住小儿子逃脱,现在人也呆呆傻傻的,不敢见人,嘴里老说有妖怪,也是可怜,家中只剩个孩子,还给吓傻了……”
  
  
  “除此之外,你们可有人前去查探?”江晚吟眉头一皱,沉思道。手指习惯性地摩擦着那颗随身携带的珠子。
  
  
  “哎哟我的道长,我们这小老百姓哪儿敢去啊!李家一出事儿,我们谁都不敢靠近泽芜湖啊!”
  
  
  江晚吟想想也是,毫无法力的凡人确实不敢贸然前去。他安抚了一阵村民之后答应了他们前去收妖。
  
  05
  
  银汉邈邈,星辰大海,发光的石头,动听的歌声,长发,奇异的薄纱……
  
  江晚吟醒来,这样的梦他做过无数次,梦中总有些朦朦胧胧的人影,自己奇妙的歌声。
  
  
  已是半夜,江晚吟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身穿戴,那今夜便一探那泽芜湖吧。整装待发,把佩剑擦得铮亮,烛光之下映出那张倔强而凌厉的面孔。
  
  
  江晚吟来到泽芜湖畔,正值立夏,虫鸣声此起彼伏,月色明朗,星星点点,一片祥和。水面平静,倒映着夜空星辰,不远处还有水汽氤氲,仿似仙境。可惜,这么美的地方偏偏有妖物作祟。
  
  
  查探了一阵也无收获,正要御剑离开之际,耳内传来一阵曼妙的歌声,从远处渺渺飘来,他侧耳倾听,那歌声极其动听,不似小曲儿也不是云梦当地的方言,那是一种他听不懂却非常悦耳的乐声。
  
  
  江晚吟寻声而去,找寻许久才找到声源。入眼的画面却令他震惊无比。那是一个人身鱼尾的鲛人,披着奇异的薄纱,青丝瀑悬,攀附在岸边的石块上微微望着头对月吟唱。
  
  
  鲛人似乎察觉到有人的气息靠近,他转过头来。若先前的江澄还保持着一点点理智,此刻已经消失得荡然无存。
  
  
  那是精致得如同凝脂玉的脸啊……
  
  
  鲛人朝江晚吟腾跃而来,在他跟前立起来,江晚吟借着月色看清了那张精美绝伦摄人心魂的绝美容颜,眼眸深邃却很明亮,如夜空星辰,他轻轻咬着朱红的下唇,神色略激动。
  
  “澄,你、回来了……”
  
  鲛人竟说出了人类的语言,眸子里是一半欢喜一半忧伤,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江晚吟的脸庞,他喉咙滚动,轻启朱唇,有些急切道,“我、等你……很久”
  
  “不见你……道士、带走。”
  
  江晚吟似乎被夺走了心魂,一股独特的香气吸入口鼻,手脚似乎无形中被捆住而无法动弹,他只看着那张脸,看到失神,看到痴恋沉迷,看到忘了所有人所有事……
  
  “想……织了很久,给你。”他手拿着一件薄纱,递到江晚吟手中。
  
  
  点我看鲛人与道士这样那样么么哒

  
  
  慌了。
  
  
  修道之人应当清心寡欲,这等风月之前他更是想都不曾想过,可今夜却破了戒。他定了定神,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夺取他心魂的绝美又勾人的脸。
  
  
  这该死的妖孽!这勾引他破戒的妖孽!
  
  
  江澄双目顿时爬满血丝,眼神狠唳,面容扭曲,心中极度愤懑!
  
  
  他要杀了这妖孽!
  
  “澄。”
  
  “澄。”
  
  那声声呼唤,那样深情,那样蛊惑,那样令人沉迷。
  
  
  别叫了!别叫了!住口!住口——
  
  
  江晚吟只觉得自己快要疯掉,被这般羞辱,他定不会放过这为祸人间在先又蛊惑他江晚吟破戒在后……
  
  
  这妖孽一定要死!
  
  
  江晚吟用力将那薄纱扬起丢弃,手握紧剑柄,奋力将三毒刺入鲛人的腹部后迅速拔出,三毒泣血,在月光之下异常妖冶冷酷。
  
  
  
  未完待续……
  
  要解释的两点:
  
  ①珠子是鲛人的泪
  ②薄纱是鲛人等待江澄的过程中织了很久的鲛绡
  ③失忆的江澄,就叫江晚吟
  
  
  你们期待下一章吗嘻嘻。开车在番外,等正文完结,下一章也是完结章了。
  
  过渡章节写的很卡顿,大家多担待……
  
  
 看文不留评可不是个好习惯

评论(72)
热度(273)

© 鹿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