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天下第一美男子

  设定:原著背景五年后,曦澄地下情败露,蓝曦臣落榜魔道top5
  性质:“百万江澄过大江”活动文+上一次的选梗
  类型:温馨向甜文
  

  “哎哎,听说了嘛?常年霸榜的世家第一公子泽芜君选美落榜了!
  

  “早听说了!如今天下谁人不知他在选美大会上闹了这么大乌龙?不仅落榜,还学他弟弟蓝忘机断了袖!和江氏家主江晚吟跑了!”
  
  
  “啧啧,真是世风日下!龙阳当道!”
  
  
  
  ——————————————————
  01.
  自观音庙一役五年后,各大仙门世家也从元气大伤逐渐恢复势力稳定,而一度败落的清河聂氏在五年间崭露头角,在世家中扎稳脚跟,修仙界诸多重大决策和活动中多半由清河聂氏主持举办。
  

  包括这一次的仙家百门清谈会。
  
  

  如今天下皆知,清河聂氏家主聂怀桑,不仅才华出众,组织及号召力大之外,还喜好风雅,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是一个雅致的浊世佳公子。
  
  

  公子爱美,自然也爱美人。
  
  
  所以在这一次的清谈会的邀请帖子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白纸黑字标上一记内容:选美。
  
  
  以往默认的世家公子排行,都是私下筛选,并没有上过台面明目张胆地进行选美。
  
  
  消息一出,各大家族瞬间沸腾,这不仅仅涉及美不美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联姻,巩固家族势力!
  
  
  得一乘龙快婿,少奋斗十年!
  得一绝美仙子,赛过活神仙!
  
  这等好机遇,百年不见得有一回,怎能不好好把握?
  
  
  于是各家仙子公子跃跃欲试报了名。
  
  如今的蓝、江、聂、金四大家族之首皆是独身,未曾配婚,如若能在这一场清谈会上吸引到其中之一,这辈子可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飞黄腾达金银珠宝不说,权利名利也可双收。
  
  美哉美哉!
  
  
  各家算盘打得啪啪响。这边说到江宗主,他把邀请函重重往桌上一拍,嗤笑一声,一脸轻蔑,“这聂二可当真是没事找事!把清谈会当成什么!还选美?”
  
  老子就够美的!
  
  江澄明面上嗤之以鼻,仙门世家,比的是修为和权势,看脸做甚?能当饭吃?!可心底却有些痒痒地想知道人民群众眼里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到底这一次,能否把魏无羡给比下去?说到底,不在乎名声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聊至极!”
  
  
  
  “宗主,这一次还是得去的,您不是一直想要给金小宗主寻一门好亲事么?此次正好是个机会啊。”管事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怕自家这傲气凛然的宗主一气之下不去赴宴,哄着他道,“再说了天下谁人不知咱们宗主英气逼人,俊美非凡?就算是要选美,又有几个人能敌得过您?”
  
  
  “哼!就当是为了金凌!”江宗主冷哼一声,眉头一拧,拍案走人!
  
  
  02.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清河的桃花开得枝头满簇,不净世早已春色满园,姹紫嫣红,一派春意盎然,一草一木皆是精神抖擞,聂氏子弟个个春风得意,忙前忙后接待到来的宾客。
  
  大大小小仙门百家早早便比肩接踵而来,清河不净世宾客盈门,人来客往,满满登登,门庭若市。
  
  清谈会。
  
  一如往常商讨天下大事,重大的决策都是由四大世家表决,幸而如今天下安定,四大世家势力均衡。偶有妖祟作乱也是由一家清除干净,无需过多人去干涉,各大家族在自己划分的领地内进行夜猎,可谓是规规矩矩。
  
  商讨天下大事的清谈会在第二日结束,晚宴之上高朋满座,坐无虚席,美酒佳肴,歌舞升天,热闹非凡。
  
  席间,蓝曦臣坐姿端正,举止优雅,谈吐得体,一如往常君子做派。眼神却时不时飘到因为被上官家主灌酒而铁青着脸的江宗主身上。
  
  “江宗主,来来来,老夫敬您一杯,要不是您上次出手相助,小女早就被那妖兽袭击了。”上官宗主满面红光,乐呵乐呵地给江澄敬酒。
  
  “举手之劳,上官小姐无恙便好。”江澄嘴上客客气气,胸口的怒气值却在暴涨。
  
  “自打那一次得以江宗主相救,小女便对江宗主念念不忘,老夫给她安排的亲事都被她给推掉了,那丫头哟,猜猜她说了啥?”
  
  “说了啥?”
  
  “她非江宗主不嫁!”
  
  江澄嘴角一抽,一头黑线,“上官小姐贤良淑德,岂是江某配得上的?上官宗主太过抬举江某了。”
  
  
  江澄虽然对这种场面见惯不惯,可今日却异常烦躁,胸口憋着一团火。
  
  起因嘛……当然是在听到那一声声的“曦臣哥哥”之后。
  
  
  “曦臣哥哥近来可好?怀桑可念着你了。”
  “曦臣哥哥来喝一杯。”
  “曦臣哥哥,可否吹一曲?大哥生前可是很喜欢听你吹的曲子。”
  “曦臣哥哥……”
  
  聂怀桑!
  
  
  看不下去了!再听耳朵都要吐了!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妙!我走!
  
  江澄一股冷火冒起,猛然站起来离开宴席。
  
  
  03.
  春夜微寒,入了夜的风不带一丝温度,拂过江澄因饮酒而有些微红的脸庞。湖心亭静谧十分,只听到苏醒的虫鸣声此起彼伏,一轮弯月映在平静的湖面之上,微醺的江澄瞬间清醒不少。
  
  
  远处是热热闹闹的欢歌载舞,声乐升天。江澄只觉得他们吵闹,吵得他心绪不宁,心烦意乱。
  
  小亭子屋檐上挂着灯笼,灯笼里跳动的烛火引来飞虫围绕。
  
  那烦人的蚊虫偏偏在这时候不怕死地往江宗主的俊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江澄的怒气值一度飙升,连个蚊子都敢招惹他!
  
  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无端端就生气起来,看来世人说的没错,他江晚吟真的是阴晴不定的。
  
  
  想着想着,江澄却靠着围栏,竟在昏黄的烛火之下睡着了,许是这几日奔波忙碌,睡眠不足。
  
  
  
  蓝曦臣一袭白衣,带着些许酒气,在江澄身边俯下身来,仔细端详那张白日里不可一世此刻却平静安详的俊美面容,江澄呼吸均匀。
  
  蓝曦臣为他披上自己的校服,轻轻赶走围绕在他身旁的飞虫,取出随身携带的药膏,往江澄被蚊虫叮咬起的小红点上。
  
  他身上轻轻点了点江澄的眉心,自言自语地呢喃,“怎么睡觉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呢。”
  
  随即一笑,这个人,似乎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呢,为了江家,为了外甥付出多少心血,万事以家业和外甥为先,为可他们发愁,为他们忧心。
  
  可是江澄啊……你可有为自己想过,你可有为自己的健康和快乐考虑过。
  
  蓝曦臣把唇贴近,在那双薄唇上轻轻一吻。这一吻惊醒的睡梦中的人。
  
  江澄睡眼惺忪,映入眼帘的是蓝曦臣温润的脸。脸色一沉,哼道,“泽芜君不在席上,跑到江某这里来做什么?!”
  
  “晚吟……”
  
  “怎么,聂宗主不留你吹奏一曲了?曦臣哥哥?”江澄撇过脸阴阳怪气地讽刺道。
  
  蓝曦臣哭笑不得,极为无奈,“我与怀桑只是许久未见,他才……”
  
  “是啊,许久未见,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回去跟他团聚啊,久别重逢,不有很多体己话要说?回去回去。”江澄把蓝曦臣推远了些,火山瞬间爆发。
  
  蓝曦臣把他的脾气摸得透透的,此刻肯定是不能回去的,得哄着,讨好着。
  
  “我与晚吟也是许久未见,要想也是想晚吟,要说体己话也是给晚吟说。这世间,除了晚吟,谁能懂我?”蓝曦臣走进,伸手环住了江澄劲瘦的腰肢。
  
  江澄挣脱开来,把声调提高,“你少来!”
  
  没想到蓝曦臣又像个狗皮膏药般粘上来,二人拉拉扯扯间,腰间挂着的银铃居然被甩了出去,扑通一声落入湖中,可那闹别扭的两人谁也没有发觉。
  
  “晚吟,别生气了好不好?”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这明明就是很生气了啊江宗主……你看看你青筋暴起以及拔高的声调。
  
  “好好好,没生气,我们坐下好好说话,行么?我们二人也有两月未见面了,我是真的想你了。”蓝曦臣熟知江澄是非常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这种时候只有一切说着他的意时不时说点好话哄着才行。
  
  
  要说他二人什么时候好上,还得追溯到两年前,蓝曦臣出关游历,路经云梦,此时云梦正有妖物作乱,协助了江宗主收妖而受伤,在云梦休养三月,两人逐渐暗生情愫,不久后便确立了关系。
  
  可这关系,却是见不得光的。
  
  平日里坦坦荡荡的二人,却为一段感情而偷偷摸摸着,吃尽相思之苦。
  
  二人一路走来极为不易,皆是一宗之主,心系一方百姓,万事都应该以家族为先。所以才极力隐瞒着,想来,最委屈的,还是对方吧。
  
  
  “晚吟,你吃醋了?”蓝曦臣拥着江澄,把头贴在江澄的颈窝上,心里暗喜。
  
  “谁谁吃醋了!你爱如何就如何!我吃什么醋?!烦人!”
  
  嗯……像只炸了毛了小兽,如此可爱。
  
  “好好好,是我吃醋了!晚吟和上官小姐是怎么回事,嗯?且说于我听听如何?”
  
  “我跟她什么事也没有!别听吗老头子胡说八道!”
  
  “我跟你说蓝曦臣!你居然怀疑……”
  
  话未说完,四片唇瓣紧紧相贴不留空隙,空气突然安静,只听闻虫鸣声以及唇齿相交的甜蜜且细微的呻♂吟。
  
  
  04.
  
  一声鸡鸣,迎来了一轮骄阳,也唤醒了熟睡的人们。
  
  
  谁也不敢怠慢,尤其是各家仙子们,天未亮便早早起身梳妆打扮,去迎接修仙界首届选美大会。
  
  
  江澄也起了个大早,洗漱穿衣之时,随身携带的刻有九瓣莲族徽的银铃却不见踪影,急忙翻箱倒柜地寻找。
  
  
  按理说此物与他有感应,只是近日却不灵光,原因为上次夜猎之时被妖物所毁,还未来得及修复。
  
  这小玩意儿江澄从小带到大,经常会被其他人背地里取笑,“大男人学小姑娘带个铃铛。”
  
  可银铃乃是他江氏家传之物,一人一生皆此一个,不可丢失。
  
  
  江澄心下急坏了,可找了许久也未找到。
  
  
  “晚吟。”一声温润的呼叫从不远处传来,闻声寻去,原是蓝曦臣。
  
  
  蓝曦臣依旧一袭白衣,头系云纹抹额,白玉洞箫别在腰间。一张白皙的脸如同凝脂玉般完美无瑕,配上出众的五官,真真是公子世无双,与江澄棱角分明的冷峻相比,蓝曦臣是如沐春风的和煦,一双澄净的眸子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看去温文尔雅,俊逸出尘,宛如画中仙。
  
  世间哪还有人比信步走来的这个人美?
  
  
  众人纷纷猜测,无意外的话,世家公子排行,泽芜君蓝曦臣也会是第一。
  
  
  可江澄此刻无暇顾及这些,他得找到因自己的大意而丢失家传之宝。
  
  
  “晚吟,你在找什么?”见他急急忙忙,蓝曦臣问道。他本是来邀江澄一起赴宴的。
  
  “我的银铃丢了!”
  
  “宗主!宗主!”管事急匆匆赶来。“大会已经开始了,整个会场就缺您和泽芜君呢!”
  
  
  江澄此刻心烦意乱,可谓是三千烦恼丝,怎么什么糟心事都赶到一块儿了!
  
  “您快些去吧,金小宗主招架不住那些老家伙啊。”
  
  江澄一甩头!不找了!金凌重要!
  
  
  05.
  
  选美大会已经在进行,各家公子纷纷给心仪的仙子投票,仙子们则娇羞又期待地等待着。
  
  上官家与江澄江家坐的近,上官宗主悄悄问道,“江宗主,您觉得相比较于其他家的仙子,小女如何?”
  
  此话一出,上官小姐扯了扯上官宗主的袖子,低声娇羞地说道,“爹”
  
  “江宗主莫怪。”
  
  这姑娘长的确实是美,而且是极美,温婉大方,娇美可人,说实话,这是江澄喜欢的类型。
  
  
  可他,已经心有所属了。
  
  江澄扫了一眼,却未看到蓝曦臣。
  
  
  
  蓝曦臣一路用灵力感应寻找,却毫无头绪。他脑子里浮现的尽是方才江澄慌乱无错的神情,他实在不忍心看到那样的江澄,那样要强的江澄露出的表情,令他心疼不已。
  
  
  九瓣莲族徽的银铃,江氏族人手上各持一枚,可谓是传家之宝,势必要帮他找回银铃。
  
  
  他想,江澄此刻应是急坏了。
  
  
  仙子投选结束,公布的名单第一位是上官家的上官瑾,也就是心仪江澄的那一位。
  
  
  上官宗主笑逐颜开,春光满面。“江宗主,小女可还入的了眼?”
  
  “上官小姐自是美若天仙。”
  
  
  听闻称赞,上官云面色微红,低下头去。“谢过江宗主”
  
  
  “哎呀江宗主啊,我们瑾儿可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啊,多少如意郎君都不入她的眼,对你可是情有独钟啊,老夫想问你一句,你对我们瑾儿,是怎么看的?”
  
  
  这倒是问倒江澄了,江澄低头思考,要如何作答之时,传来一声,“本届选美大会的世家公子第一人是——”
  
  
  众人心下一紧,会是谁呢?
  
  
  “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蓝曦……”
  
  
  “晚吟!我找到了!”众人望去。
  
  
  只见高呼者一身淤泥,肩上挂着两条水草,披头散发,一脸污秽,身上还带有泥潭的臭味……
  
  
  两个字,极脏!
  
  
  若不是腰间别着的白玉洞箫,谁还认得出这位曾经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泽芜君?!
  
  众人咋舌,目瞪口呆。包括席上的江澄。
  
  “晚吟,你看!”泥人来到江澄面前,想来手中,一枚银色铃铛展现在他眼前,那是他的传家宝。
  
  
  “不用担心,我给你找回来了!”江澄僵硬地抬头,入眼的是一张脏兮兮却笑得极其欢喜的脸庞。
  
  众人皆惊!惊恐万状!
  
  
  这人谁?!还我们光风霁月姣姣如珠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泽芜君!
  
  众人:
  “那个……我们要不要……重新投票……?”
  “同意……”
  “附议……”
  
  
  江澄无法言语,他又能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呢?蓝曦臣,值得吗?为了个小破铃铛……
  
  
  “这、这是谁?泽芜君?”身旁的上官宗主诧异不已,他捂着鼻子道,“江宗主,我们继续刚刚的话告诉话,你对我们——”
  
  
  “不好意思了上官宗主,江某心有所属!”此话声调拔高,引来众人翘首。
  
  
  江氏家主孤身多年未曾娶妻生子,原是心有所属,究竟是哪家仙子?
  
  
  上官宗主再次惊讶不已,“这、这……”
  
  
  “江某心系一人,便是——”
  
  鸦雀无声,众人翘首以盼!
  
  
  江澄站起身来,双手搂住蓝曦臣那颗脏兮兮的脑袋,向那熟悉的唇瓣吻去。
  
  瞬间舆论哗然,一座皆惊,震惊四座!底下一片沸腾,众人皆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可谓是惊心眩目。
  
  
  “晚吟……”蓝曦臣还未从极度震惊之中舒缓过来。
  
  “闭嘴!”江澄又言,“我江某人早已经和蓝氏家主蓝曦臣结为道侣。”
  
  
  留下令百门世家目瞪结舌的话便执手离去。
  
  
  06.
  
  蓝曦臣,为了这么个破铃铛而落榜世家公子之首,值得吗?
  
  
  我不要做谁的天下第一,只做你心里永远的唯一。
  
  
  
  
  完
  
  
  
  
  甜不甜嘛~
  
  给我留言呀!
  
  
  
  

评论(136)
热度(1890)

© 呦呦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