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一别经年。

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天下皆知泽芜君喜欢江宗主


设定:伪原著风,甜饼。
蓝大:直掰弯任重而道远!  
全员助攻,蓝大在想要掰弯澄哥儿的路上越走越远。
  
  
全世界都知道泽芜君喜欢江宗主,除了他自己。
  
 01.
   
赤日几时过,清风无处寻。
  
大暑驾到骄阳照,云梦犹如一个巨大的蒸笼。正午时分,日头正晒,日光给大地铺上一层灼热的金色,莲花坞里的老树病恹恹地低垂着。
  
虽炎热非常,可坞里的莲却开的精神,当真是“映日荷花别样红”啊,可谁又有闲情逸致在一个烈日下赏荷?
  
剑柄如同烙铁,烫得人无法紧握,莲花坞的守卫皆是汗如雨下,口干舌燥,入夏起,他们每日盼的皆是日落一刻。
  

江澄胡乱把外衣脱下,心烦意乱,家仆送来的水早就被他喝了个精光,他舔舐着干涸的唇瓣,额上冒出细细的汗,后背早就一片湿。
  
无法静下心来处理宗务。
  
“舅舅,舅舅,你在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少年人就算在这样令人无法振作的天气里依旧朝气蓬勃,生龙活虎。
  
“叫什么叫!”江澄怒然一吼,眉头紧锁。
  

少年长腿一跨便进来,欢欢喜喜道,“舅舅,给你看个好东西!”
  
“瞧~”
  
“什么玩意儿?”
  
“邀请帖,云深不知处冷泉三日体验,开不开心?!”江澄揉揉眉心,一掌拍在自家欢蹦乱跳的外甥的后脑勺上,怒其不争道,“开心个屁,一天到晚瞎玩,你看看你,有半点宗主的样子没?!”
  
  
说着把案几上的书卷往金凌怀里塞,金凌不服气了,眼下的云梦,如同天降火球,燥热得慌,谁要有心思做这些事情。
  
“我好意要带你一起,舅舅你要是不想去就直说,我自己去!哼!”他“哼”了一声便要抬腿就跑,江澄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像拎鸡崽一般把他逮着,“我不去,你也不许去,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最近和蓝家那个小辈走的很近,以为我没发觉?”
  
  
“舅舅!你跟踪我!”
  
  
  02.


 

未完待续……

 

喜欢就留评,不觉得我最近异常勤奋吗?

 

评论(118)
热度(1483)

© 鹿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