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关注我了,圈子不混,感谢厚爱,文章禁止转载。

【曦澄】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

  
《婚后》系列之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
  
设定:同性婚姻合法化,曦澄已婚
     
特地开了一个系列文,记录老夫老夫的婚后日常,不以离婚为目的的争吵都是在秀恩爱。希望这是一个温暖,治愈,不浮夸,生活化的故事。
   
您的好友“情趣用品君”已上线。
  
————————————————————————————
 01 
潇潇秋雨送走一轮夏季里炎热焦灼的骄阳,秋雨初歇,金风送爽,晶莹的水滴从树梢滴下,落在陷在泥土里的蝉翼上,那小东西响彻了整个夏天,如今却安静地逝去。一束天光破云而出,自高空洒向M城,整座城在那一层温柔光晕的笼罩下,焕然一新,灼灼生辉。
  
  
M城四季分明,雁过留声,如今的街道开始染上一抹明媚的金色,清爽的风徐徐拂过,扬起蝴蝶似的的枯叶,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秋是收获的季节,农人是在忙碌的,商人也是忙碌的,江澄也是忙碌的。
  
  
  
项目顺利结束之后,江澄摊在软皮沙发上,彻底松了一口气。过去的半个月说是炼狱也不为过,如今办公室里的同事,一个两个跟熊猫似的两眼乌青,眼袋惊人,貌似肾虚。
 
   
“你说我们这样下去,会不会秃顶啊?”同事对着镜子嘟囔起来。
 
“这不废话嘛?秃是肯定会秃的,就是时间问题而已,我就想趁着没秃之前拐个人结婚。”同事A附和。
  
“瞎说,你看看江澄,不也没事儿么,头发还挺密的!皮肤保养的也不错。”
  
“那我能跟江澄比吗?!你也不看看就半个月时间,他家蓝曦臣给他送了多少好吃好喝的,来就来了,居然连面膜都给他备好了。"
  
  
江澄一听,乐了。他站起来整整领口,挑眉笑道,“羡慕吧?羡慕你也结婚去啊。”
  

江澄结婚了。
  
对象是个大学教师,他自己则是个室内设计师。相对来说,自己的工作是比对象要忙碌许多。近段时间,江澄都快把办公室当成起居室了,大项目得他时刻盯着,客户异常难缠,要求极为严格。如今顺利结束可以好好放松一段日子。
  

工作的时候一心一意,容不得半点马虎。闲下来了江澄突然想起家里那位来,想到媳妇儿独守空房也有段时间了,也怪心疼的。
  
  
想着想着,媳妇儿电话就打过来了。
  
  
“在忙么?晚餐想吃什么?我做好了给你送过去吧。”电话里传来清润的嗓音,如同宜人的秋风细雨,江澄心情愉悦起来,“不用,项目赶完了,我今晚回家吃饭。"
  
  
电话那边的人一喜,“真的啊?太好了,我做大餐等你回来,对了,有惊喜!”
  
  
“啥惊喜?”
  
“你回来就知道了,早点回家哦。”
  
挂了电话,江澄喜不自禁,嘴角挂笑。回过头却发现全员都在看着他。
  
“早点回家哦~”同事学着阴阳怪气装模作样搪塞他。
  
“你们看我干嘛?”江澄无奈。
  
“刚刚不是说了今晚去庆祝一下,你怎么又要回家?”
  
“我今晚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当然是回家陪媳妇儿比较重要啊。
  
“重色轻友,大功臣不去,我们还玩啥?”
  
“行行行,吃的玩的记我账上行了吧?赶紧放我回家!”
  
  
 02.
   
江澄好说歹说才脱了身,驾车回家路上一路心花怒放,没有工作压力,简直如同脱缰的野马般自由自在,心里舒坦。
  
江澄打开家门,厨房里飘来一阵香味,往里一看,摆着一大桌美味佳肴,全是江澄爱吃的菜,芳香四溢,令人垂涎欲滴。江澄看的胃口大起,想要大快朵颐,却没看到蓝曦臣本人。
  
蓝曦臣来了电话,称学生出了点事情,需要去处理,让他稍等一会儿。江澄也不恼,取了身蓝曦臣洗干净了的衣服往浴室走去,先好好泡个澡去去这段时间积攒的疲劳。
  
  
浴室里泡了半个小时的澡,蓝曦臣还未回家,江澄肚子咕噜一叫,还真饿了。百无聊赖,江澄打开电视机,播放的全是无聊透顶的综艺节目和抗日神剧,江澄转了多个频道,觉得没多大意思, 把电视机关掉之后,眼尖发现了茶几下的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又想到了蓝曦臣说的惊喜,这个就是?这家伙,还学会搞神秘了,露馅儿了吧?想瞒住我这双慧眼,没门儿!
  
江澄拆开礼盒,边拆边隐隐有些期待,会是什么呢?手表?领带?最好是一盒钞票。
  
盒子被打开了,同时,他江澄惊呆了。
  
惊喜没有,惊吓倒是真的。
  
蓝曦臣给他准备的礼物,居然是一大盒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情趣用品,拳头大的跳蛋,粗长的电动棒,奇奇怪怪的手套,绳子……SM!!!脑子里蹦出这两个字母,这令江澄目瞪结舌,蓝曦臣什么时候有这种嗜好了?
  
这些东西要是用在他身上……江澄冷不防打了和寒颤,菊花一紧。
  
可怕!
  
不行,先跑了。
  
 03
 
  
蓝曦臣满心欢喜地抱了条小奶狗进屋,那小家伙缩在他怀里,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他,模样可爱又讨喜,他想,江澄看到肯定高兴坏了。
  
江澄一直想养条宠物狗,说了好几次,可他工作繁忙,又不太会照顾,蓝曦臣想着,等他不忙的时候,再给江澄买一条。
  
 
可家里哪儿还有江澄的影子,空荡荡的,只剩一桌精心准备忙活了半天却已经凉了的菜肴。
  
江澄来了信息,说公司突然有急事,今晚不回家了。
  
蓝曦臣叹了叹气,找来几张毯子,给小奶狗弄了个舒适的小窝,喂他喝点牛奶。洗了澡之后,一个人对着一大桌子菜却无从下手,咽下几口,便把那动都没动的菜给倒掉,收拾好碗筷,在家里漫无目的地巡了一圈,最后只有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度过。
  

他并非对江澄这样忙碌的工作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有点寂寥,也心疼起江澄来。二人虽不是大富大贵,却还是经得住平日里的消费的,他觉得,江澄不用这样拼命也可以,可江澄极其看重事业,这一点他也明白。
  

秋季是开学季,学校里又迎来了一群热情洋溢的年轻人。校园传来一阵嘈杂的欢声笑语,新生报到,熙熙攘攘。蓝曦臣忙完之后,下午没什么事,正想要回家,却在校门口遇到了江澄的同事。二人寒暄了起来。
  
告别之后,蓝曦臣的脸上沉了下去。
  
  
江澄明明说的是晚上要回去加班的,可在同事那里得知,他却是参加聚会去了。 
  
  
蓝曦臣心里突然有了猜疑,江澄若是如是说了,他不至于阻止他前去参加同事阻止的活动的,为什么要说谎呢。他甩了甩头。

 
或许只是工作结束之后才阻止的活动呢,瞎想什么。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爱侣的。
  
  
  
接下来的几日,江澄依旧疯狂地陷入工作状态,夜不归家,也不让蓝曦臣去给他送饭。蓝曦臣心里颇有埋怨,他始终放心不下江澄,外面的东西没有营养,他怕江澄在那么大的压力之下营养跟不上,更怕他一忙起来就忘记了吃饭。
  
蓝曦臣在一个周末,准备好食材,给江澄煲了一锅他最爱的排骨汤,再做上几个小菜,打包好后送去公司。到了之后,发现员工的工作氛围还是挺轻松的,不像之前那般废寝忘食。
  
未见江澄,问了眼熟的同事,却被告知,江澄今日休息。
  
“是不是弄错了呢?”
  
“江澄今天确实是休假了,他没有回家么?咦,蓝老师还带了好吃的来啊?”
  
蓝曦臣难为情地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江澄最近加班辛苦嘛,给他补补。”
  
“啥?江澄最近没加班吧?不是一到下班的点就赶着回家见媳妇儿了吗?”同事挤眉弄眼,一脸调笑。
  
“……他最近都是按时回家的么?”
  
  
江澄。
  
蓝曦臣有些黯然神伤,心中失魂落魄。江澄会在哪儿,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躲着他,为什么说谎……
  
爱侣间最忌讳的,是谎言。蓝曦臣从把戒指交给对方之时便知道这个真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对江澄说谎,亦不会有所隐瞒。他希望两个人之间是透明的,没有秘密就不会又猜忌怀疑。
  
更不会有隔阂。
  
  
可如今,他似乎感受到了有种无形的东西,在他与江澄的感情中划开了个小口,伤口很小,却能将人刺痛,令那本以为坚不可摧的爱情出现了裂痕。
  
这条裂缝,需要你来弥补,江澄。
  
  
  04
  
魏无羡无奈,他单枪直入,“江澄,你什么时候走啊?”
  
“什么意思?敢情我还碍着你们了?”江澄躺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那可不,你影响了我和我家蓝湛正常的性生活!”
  
江澄翻了个白眼,也没见你们少做一晚啊,内心腹诽。“你这白眼狼,你在我家住了那么多年,我住你几晚你还下逐客令了?”
  
“你现在是有家有室,我也有家有室,你没事跑我这儿来干嘛?你和蓝大哥……不会是吵架了吧?"魏无羡做到他身边,一把勾住他肩膀,“听哥说,夫夫呢,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再说了蓝大哥脾气这么好,要吵架的话,也肯定是你的不是,你这样……”
  
“行行行了,闭嘴吧你,根本不是那回事儿!”
  
“那是哪回事?不是吵架你跑我这儿来做什么,哦~难道是他不行了,满足不了你?”魏无羡嬉皮笑脸地开着玩笑,路过的蓝湛听到此言,眉头一皱,“胡说八道。”
  
  
“滚!你要死啊,他厉害着呢!”他丫的就是太厉害了老子才怕,老子怕了才来的你这儿,懂?可江澄说不出来,总不能说怕自家老攻SM才不敢回家的吧?
  
  
江澄也实在不想解释,回房关了门,躺床上辗转难寐,他承认,他想蓝曦臣了。这房子的隔音效果真差,能够很清楚地听到隔壁在进行的事情,那声音呻声从未停过。这令他更加心烦意乱,燥热不已。
  
  
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和蓝曦臣行房事,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如何克制?赶项目的时候疯狂工作,没有时间想这档子事情,可现在是完全闲暇下来,再加上隔壁每天晚上各种声音各种动作,更是令他渴望。
  
  
他想,他是时候回家了。
  
05
    
于是次日下了班之后,江澄在路边的花店,买了束蓝曦臣最喜欢的百合花回家。喜气洋洋神清气爽地打开家门,眉开眼笑地对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蓝曦臣道,“我回来了。”
  
  
对方头也不抬,闷闷地“嗯”了一声。
  
“最近加班真的累死了,你不知道那些客户有多难缠,一毫米的差错都不能有。”
  
蓝曦臣还是没看他,不停的转台。
  
“今晚上吃什么?这段时间都没吃好,你看,都饿瘦了,想喝你煲的汤。”
  
“晚上没做饭。”
  
“那没事,我们出去吃吧,请你吃大餐。"江澄笑着把花束递给他,“送给你。”
  
  
蓝曦臣终于抬头,他注视着那束百合,花香弥漫鼻尖,却无心欣赏,没有伸手接过那束他最喜欢的花。“买花做什么?你加班赚钱这么辛苦,别浪费了。”
  
  
江澄这才听出来了,这阴阳怪气的腔调,他是什么时候学到的。“你闹什么情绪啊。”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和地说道,“我知道我这段时间忽略了你,可是工作太忙,你应该体谅一下我吧?”
  
  
他不提工作还好,蓝曦臣便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本不打算揭穿的,可是看到江澄那副振振有词还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的模样,他就算脾气再好也是隐忍不了的,“工作吗?你是不是应该去听听你同事怎么说的再继续编下去?”
  
  
“你去公司找过我?”江澄心里突然有些慌乱,被识破的紧张。
  
  
“你怕我去找你么?怕我知道这些天夜不归宿其实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想躲着我吗?江澄,你是不是厌倦了这种沉闷的生活……”他说不下去了,他怕再多说一句眼泪就要夺眶而出,闹得双方都不好看。
  
  
“谁躲着你了,我就是……”好吧,确实是躲着你,但是不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但是江澄无法说出口,“我就是想魏无羡了,你也知道我们从小到大都一起了,我就想去看看他。”
  
  
“是吗?那人家怎么打电话到家里来叫我带你回去?”满口谎话,蓝曦臣只觉得自己胸口憋着一股怒气,他极力隐忍,江澄却一次次试探着看他会什么时候爆发。
  
  
“……”
  
“无话可说了是吗?江澄, 你工作忙碌的时候我什么时候不体谅你了,你想出去玩,你觉得在家里沉闷,你可以跟我说,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何必说谎骗我,仗着我对你的信任和包容,一次次挑战的我底线!”蓝曦臣拍案而起,甩开那束花。
  
  
人都说,脾气好的人,一旦发起脾气来是可怖的。此刻的蓝曦臣就是如此。
  
“你先听我解释不行吗,要不是因为你——”话未说完就被对方愤然打断,“因为我什么?因为我不太会来事,索然无味了是吗?所以要出去玩一下,但是还要考虑一下这个家,是这样吗?”
  
“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非得这么想吗?平常这么美发现你是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当初说好的有误会就要解释清楚,你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江澄也恼了,他本是理亏,听到这么刺痛人心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管不顾地争吵起来。
  
“当初也说了不会隐瞒对方不会欺骗对方,你自己做到了吗?”拔高的声调,说的江澄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可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如今却是百口莫辩了。
  
江澄决然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只觉得,他需要冷静,再待下去,只会对他说出更加伤人的话来。
  
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蓝曦臣的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洒地上的百合花上,那香气依旧扑鼻,只是没了那个人的温度。蓝曦臣不由自己地低声抽泣起来。
  
 
房子空荡荡的,空气中只听得到他哽咽的声音。
  
  
06
  
江澄漫无目的地流浪街头,秋风萧瑟,他只穿了件薄衬衫,风一拂过,他便颤抖起来。路灯昏黄,拉长了他孤单是身影。行人无几,这个时候,人都回家了吧,每个人都回了自己的家呢。
  

这是他和蓝曦臣结婚以来,闹得最狠的一次吧。可想想却也是自己有错在先,结婚时确实有过不能欺骗对方的约定,更何况是因为那么一件滑稽的事情而去欺骗对方。
  
江澄觉得胸闷,他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一遇到事情,只会做出本能地反应,没想过做事的后果,考虑欠佳。却不是出自本意,他无意说谎。可如今事情已经酿成了,糟糕的是还被识破了,他无话可说。
  
蓝曦臣,应该是很生气了吧。他回想起方才蓝曦臣那双带着血丝的眼,那副气氛凶狠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那个人一直都很温柔的。
  

蓝曦臣夜不能寐,心里想的都是江澄,万千思绪令他无法入眠。说出了很多过分的话啊……
  
冲动真的是魔鬼,但是结婚之时不是约定了有误会就要说开的么?为什么不听他解释呢?当初江澄毅然为了他和家里闹翻,放弃了江家偌大的家业义无反顾跟他结婚,又为了他俩的生活这样逼着自己辛苦地工作。回想起过往种种,蓝曦臣懊悔不已,两人在一起本就不易,为何还要用最伤人的语言去伤害对方呢,真是愚蠢至极。
  
江澄现在吃晚饭了吗?会不会还在饿肚子,出门的时候钱包手机也没带,会去哪儿呢?大半夜的,回江家是不可能的,会去哪儿呢…… 

他越想越放心不下,披了件外衣,取了钥匙就要出门,打开门却看到江澄坐在门口,听到开门声,他迅速站了起来。
  
二人相顾无言,一阵沉默之后,蓝曦臣率先开口,“怎么坐这儿?”
  
“没地方去。”
  
“怎么不敲门?”
  
“怕打扰你睡眠。”
  
蓝曦臣深深吸了口气,他道,“江澄,我们不吵了,好不好?”
  
“好”江澄低声回应,抱住了他。
  
  
07
  
二人紧紧相拥,唇齿相交,吻得难分难舍,似乎要把所有的误会,谎言,争吵都融化于这个吻里。蓝曦臣把他整个人都拖进屋子里,把他推倒在沙发上,狠狠地啃咬着江澄,像极了一匹饿狼,粗暴地扯下那碍人的衣物,此刻他只想做/爱。
  
……(拉灯,嘻嘻)
  
  
事后,二人皆是疲累不已,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疯狂过后竟提不起一丝力气,两个人挤在沙发了,相偎相依。
  
  
“蓝曦臣,那什么……用那些,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想,只不过你得悠着点。”江澄声如蚊呐。
  
蓝曦臣云里雾里,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嗯?”
  
“我说,那些情趣用品,你……”
  
“什么情趣用品?”
  
“你就装吧,我就是怕了你这些东西,我才跑的。”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澄看他还一脸无辜的样子,索性起身,从茶几下拿出那一盒东西,摆在他面前,审问他,“看看,死不承认?惊喜是吗?”
  
蓝曦臣看着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目瞪口呆,他得为自己辩驳,“这个东西,不是我的。是阿瑶前段时间拿过来寄放,说是不能让大哥找到,原来是……”
  
原来如此,事情明了。
  
两人竟然因为这么个东西闹了这么久……两人忽然相望无言,哭笑不得。
  
“汪汪~”不知从家里的哪一个角落传来几声奶声奶气的狗叫声,江澄耳尖,“我怎么听到狗在叫?”
  
“差点忘了。”蓝曦臣起身,从房间里抱出一条黄毛小奶狗,“看,送给你的。”
  
“啥!!你给我买狗了!!怎么不早跟我说,快快,给我包包!!”江澄说着,欣喜若狂地一把把小奶狗抢过来,大声嚷嚷起来。
  
“老子终于有狗了!” 
  

end.
  
  
好了,一发完。评论好吗?
  
我之后还会在每一篇文的评论里都抽一个小可爱,赠送无料本(等有了成品之后发放) 
  
  
   
    

 

评论(106)
热度(896)

© 呦呦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